爱书屋 > 闺趣 > 第十一章拒绝

第十一章拒绝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庭前风起花落,芳草清香浮动。

????西次间的横堂案上,玉瓶储新枝,娇蕊盈盈而绽,姿曳生辉。

????未初时分,陆思琼午寐初醒,望着茜红色的弹珠帐幔,有片刻征然。

????不过才睡了半个时辰。她别别嘴,眨了眨眼径自朝里翻身,心头微燥,这床她睡不习惯……

????合上眼,似又过了许久,她翻身朝外,木木的睁眼望向珠帘。

????睡不着了。

????轻微的脚步声入耳,见是书绘,陆思琼以为是珏哥儿那边有事,开口低问:“可是有事?”

????她向来眠浅,就寝的时候最烦有人时不时的近身瞧这瞧那,身边当差的婢子都清楚。

????故书绘突然进来,定然有事。

????“姑娘醒了?可是婢子惊扰了您?”

????陆思琼从床上坐起,摇了摇头,伸手取过旁边海棠花缠枝的落枕放在身后,没精打采的靠着,显然是不愿起来。

????书绘便过去替主子扯了扯被子,轻道:“回姑娘,是二姑太太带着表少爷和表姑娘过府了。

????姑太太刚到院子里来看四少爷的病况,还惦念了您。夫人便让奴婢过来瞧瞧,请您醒了之后过去说话。”

????闻言,陆思琼秀眉微蹙,“二姑姑还在院子里?”

????书绘颔首答道:“在呢,夫人在厅里陪着。”

????陆思琼将身上锦被又往上扯,整个身子则往下一蜷,懒懒的说道:“她们问起,你便道我还未醒。”

????二姑太太同自家姑娘不亲近,书绘听到这话便知眼前人是不想去见。

????想了想,不由添道:“姑娘,奴婢见二姑太太的架势,来瞧四少爷是假,寻您才是关键。

????若是往常,奴婢们何时见她进侯府去娇园寻过姑娘?姑太太刚主动提起您,夫人又几次催着奴婢过来,想是有要事找您呢。”

????既是特地而来,那不见着陆思琼是不会甘心离去的。

????床上的人不耐怒了努嘴,二姑姑怨当年娘亲的庶妹嫁给她原先的未婚夫入了甄家,而甄家如今又是炎丰帝外家,心底的怨愤从没少过,是以过往待她亦不曾有过好颜色。

????她不是个爱贴冷脸的人,二姑姑疏远自己,那自然就鲜少走动。

????此时却说主动要见自己,难道还有好事不成?

????磨蹭了会,却不是躲事的性子,便掀了锦被下榻。

????书绘忙招呼外头的丫环送水进来,亲自服侍起更衣洗漱。

????陆思琼任其系扣理袖,突然似想起了什么般,询道:“对了,竹昔身子怎样了?好些没有?”

????竹昔与书绘均是她身边最亲近的婢子,上回去外祖家没几日竹昔受寒不适,便先潜回府休养了。

????闻者笑着答话:“姑娘您还记着。竹昔拿了您给的方子去药铺抓药,吃了几天已然大好。只是未料昨日您会回府,刚从家里来,此刻人怕已经在娇园里候着了。”

????“没事就好。”

????更衣漱毕,陆思琼去了厅堂。

????胡陆氏早已翘首企盼,见着来人忙站起身,三步并两的过去想握侄女的手,口中热切道:“琼姐儿来了,姑姑许久未见你,出落得越发标致了。”

????她心底不喜陆思琼,姑侄间亦从不亲近,此时说出这话,显得分外别扭。

????宋氏坐于主位,心中不定。

????琼姐儿的性子最是鲜明,本身亦有主见,小姑子刚才所说之事,怕是没谱。

????果然,眼见着胡陆氏的手就要够着琼姐儿衣袖,只见后者已不露痕迹的侧身朝主位走来,宋氏忙恢复了常色。

????陆思琼请了安,唤道:“母亲。”

????“琼姐儿来了,快坐。”

????宋氏下令,绿莲即过去引她到左首位的梨花靠椅处。

????丫鬟入内上茶,陆思琼单手抚着粉瓷茶壁,宁静不语。

????胡陆氏望了眼长嫂,见其不替自己开口,难免有些尴尬,坐回原位主动道:“琼姐儿的芳诞快到了吧?姑姑记得是四月初二。”

????“烦姑姑记着。”她淡淡接话,垂敛想着对方何时才会切入主题。

????小姑到底是陆老夫人允了过来的,虽说琼姐儿是这般淡然的面色,但宋氏怎么着也不能不给婆婆颜面,便给旁边的红笺递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领着屋内随侍在旁的丫头都退了出去。

????陆思琼的手从瓷盏上挪开,抬起了眼眸,眸底一片清明。

????胡陆氏顿时只觉底气不足,内心彷徨。

????琼姐儿显然有所洞察,并已暗中摆明了态度。

????可思及丈夫前程,终究还是拉下了脸,含笑亲热道:“听说琼姐儿昨儿才从荣国公府回来,姑姑刚去瞧了珏哥儿,已然清醒不少,我听你母亲说,这都多亏了你。”

????长辈褒奖的话语,陆思琼自幼没少听。

????真心与否,亦能相辨,尤其是在知晓会有下文的前提下,自是更宠辱不惊。

????她恬淡的回以一笑,后望向宋氏,言道:“姑姑谬赞了,珏哥儿的身子,是亏得母亲费心照料。”

????“你这孩子,就是喜欢谦虚。”

????胡陆氏处事说话显然没有四夫人的得体到位,心底里不喜这侄女,便是想表达亲切,亦是牵强。

????她呵呵笑了,沉默半许不知如何开口,就望向长嫂。

????宋氏收到眼神,虽有不愿,却仍替她说了话:“琼姐儿,母亲让您过来,是有件事想你帮个忙。”

????“二姑姑的事?”陆思琼转望向对面。

????这是让胡陆氏自己说的意思。

????宋氏忽然有些感动,琼姐儿没让她为难。

????胡陆氏便不得不开口,可她到底心骄,不太愿意跟个不顺眼的晚辈服软示弱。

????然又形势所迫,终是颇不好意思的言道:“其实这事事关你姑父,本怪难为情的,不过,好在都是一家人,姑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

????琼姐儿,你也知晓,你姑父在刑部当差,近来周给事中有些公事方面,或是会让你姑父不太好做。你常出入荣国公府,周给事中又是你二舅,你看能不能……”

????丈夫贪污受贿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但陆思琼是何等聪慧的人,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明白了来意。

????她这位姑姑,从来都心高气傲,能来跟自己开口,可见是已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明白过后,心中却是大骇,断断没料到是朝堂之事。

????祖母居然会同意让姑姑来找自己……

????视线又凝向高坐在上的继母,后者许是心虚,并不曾与她目光交接。

????“琼姐儿?”胡陆氏好声好气,摆足了善脸。

????陆思琼站起身来,摇首道:“姑姑,这事侄女无能为力。”

????见对方又欲开口,接着再道:“姑父有事,我亦心忧,然思琼虽年幼无知,有些道理却也明白。

????外祖父与外祖母对我有抚育之恩,我哪怕不能投桃报李,却也绝不可贪得无厌,拿这等大事去让他们难做。

????既涉及刑部公事,姑父若是清白,那无论谁去查都不会有事。如若不然,寻我二舅又有何用?届时,岂不是连累我二舅也被治个包庇徇私的罪名?”

????“琼姐儿,你这是不肯替姑姑开这个口了?”

????她回绝的话说得太直接,丝毫不留余地。胡陆氏气从心来,语气不由凌厉了几分:“我是你亲姑姑,找你办点小事,你竟这样不给颜面?

????周国公爷是你外祖父,对你有抚育之恩,可你到底是陆家的女儿,我大哥生你一场,你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亲姑姑不会拿这种事来为难做侄女的。”

????陆思琼亦是强硬,冲胡陆氏微福了身,“思琼并非不敬姑姑,着实这事爱莫能助。”

????话落,转向宋氏又一欠身,“母亲,若没有其他事,我想去瞧瞧四弟就回娇园了。”

????得后者颔首,她转身欲走。

????却被胡陆氏抓住了胳膊,只闻身后人叱道:“这是你祖母吩咐你的,难道在琼姐儿你心里就只有周家,连自己的祖宗姓甚都忘了吗?!”

????陆思琼身躯挺直,语气不卑不亢,“思琼是陆家的女儿,从不敢忘。”

????话落,挣了她的束缚就抬脚离去。

????胡陆氏怒形于色,眼睁睁的望着那道细影消失在门口,忿怒不得发泄,转身朝长嫂怒道:“嫂嫂,你刚为何不出声?你是她母亲,你说话她还敢不听吗?我瞧你是没将娘的话放在心上。”

????“这事本就强人所难……”

????宋氏刚开口,就被打断:“什么强人所难?周家老公爷和老夫人对琼姐儿素来百依百顺,这事若换在别人府上,或许还真有所顾忌,但周家是何等门第,那是周太后的娘家,这点小事谈得上什么为难?”

????“二妹,话不能这么讲。”宋氏起身,面色亦是愁苦。

????作为出身不高的填房,压不住继女,亦不能得罪婆婆与小姑。

????夹在中间,着实为难了她。

????“我刚就说,琼姐儿不是容易糊弄的,是非曲直,她心中明白的很。”

????宋氏只能劝起眼前人,“姑姥爷的这个事,你是她亲姑姑她都不肯出面,我这做继母的,难不成说话她就能听?”

????“呵,别以为我不在府里就不清楚。”

????胡陆氏嘲讽,冷道:“你虽是琼姐儿的继母,但瞧她对珏哥儿与瑶姐儿的在意,哪里是没把你放在心上的意思?琼姐儿最是护短,四弟妹往日有什么做过的,她不都帮着你出面?

????大嫂,你刚若肯替我说上几句,琼姐儿能走得这样干脆?”

????她哪怕嫁入了胡家,但身上总带着侯府里自幼养成的嫡女娇气,对这位出身卑微的大嫂,亦不看重。

????何况,她还有亲娘兄长在,哪里需要忍让宋氏?

????说完不等解释,性急急的离去。

????————————————

????女主是本土女,非万能完美,会带点闺阁里娇养出来的脾性,亦有些傲然。亲们看简介就知晓了,她做事有自己的原则风格,说话就是这样干脆直白,最初设定如此,希望不会招大家讨厌。

????晚上还有一更,打滚求推荐票,么么哒~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