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十六章恩泽

第十六章恩泽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蕙宁公主风华绝代,三旬出头,身着瑰红色织金的明媚衣裳,金丝牡丹披帛长长的流曳于殿前,似两缕金红霞光自云端拂过。

????她坐于高位,鬓边的海水纹青玉簪上明珠濯濯瑟动,如娇蕊一般;案边一株绿玉翠竹盆景,虽说玉光清雅,却莹然如水,益发衬得她容光四射。

????皇家公主风范,自是灼灼夺目,耀光无限。

????两人规矩的行了礼,蕙宁公主瞅着她俩温和言道:“近来天气转暖,不似前几日般细雨绵长,今见院里花开正艳,突然想起下个月便是琼姐儿的生辰,原是闲来招她过来说说话,倒不料灵姐儿你也过来了。”

????往常,皆是蕙宁公主派人去国公府请周家姑娘,若是陆思琼在那,亦顺道请来。

????如今日这般状况的,还真从未有过。

????“嘉灵凑巧去侯府找琼妹妹,听闻您寻她,便主动跟着过来了,姨母莫要见怪才是。”

????她虽被宠得有些骄纵,但大家族里的女儿哪可能真不懂场合要次。见眼前人语笑晏晏便知其心情不差,想着自己终归是不请自来,便先主动喊了姨母告罪。

????蕙宁公主对周家人素来宽和,当然不会怪罪。

????且她今儿目的并不在此,视线落向一袭牡丹锦衣的陆思琼。

????只见其满头青丝梳得整齐细致,戴了她赏的缠丝牡丹金蝶,步摇上垂下的串珠银线粟粟晃动,反射出星星点点的银光,鬓旁的紫瑛色复瓣绢花更添瑰丽娇美。

????蕙宁公主就喜欢她的芳华盛装,眸角笑容渐甚,伸出戴了翡翠护甲的右手,招了招语态亲和:“许久不见琼姐儿,跟姨母都生疏了。你这孩子,当学学你表姐的伶俐,在我府上还要拘着?”

????她自称对方为外甥女,陆思琼往前两步,亦从善如流的笑着回话:“不曾见外,只想着姨母或是有话与表姐交代,知不该插话而已。”

????以往蕙宁公主待她虽说亲近,却也不似这回,整个人从神态举止到言辞话语都透着股热情。

????陆思琼深知自己身份,于许多人前得以长脸都只是因为外祖家的缘故,故而时常把握着度。

????譬如现在,虽口唤姨母,然心中亦知不能真如表姐般自在随意。

????不能将长辈的疼惜当做理所当然,她素懂得感恩这理。

????蕙宁公主见其亭亭玉立在瑰紫金毯上,原想再唤她近前几步,却又似有什么顾忌般收回了手。

????余光瞥向另边的周嘉灵,片刻开口:“灵姐儿难得过来,你这坐不住的性子定比不得你表妹,去园子里转转吧。”说着吩咐旁边的乔嬷嬷领了两侍女过去。

????“周四姑娘,奴婢伺候您去园子里歇歇。”

????乔嬷嬷最懂主子心意,语气含笑着带了几分诱哄:“前些日子太后娘娘赏下来一只灵猫,是鲜见稀奇的品种,通体雪白仅其尾泛黄,进贡的使臣道这叫‘金簪插银瓶’,说是此猫寓意极好。

????公主本想差人送去国公府供您玩耍,已命人驯服了它,如今温顺的不得了,姑娘不如提早过去瞧瞧?”

????周嘉灵沉默了会,看看蕙宁公主,又瞅了瞅前侧的表妹,了然的点头:“好啊,这么罕见的猫,我真要去看看。”

????她话说完,只见蕙宁公主唇边的笑容更深了,灵姐儿亦是个心细的。

????陆思琼略有踌躇。

????这会子饶是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蕙宁公主是在故意支开众人。

????派专人寻她过来本就突兀,如今私下里,到底想对自己说什么?

????室内转瞬便剩下她二人,一坐一站,一端量一垂首。

????“琼姐儿过来。”

????没了外人,蕙宁公主直接喊她到身边来。

????陆思琼刚走近,手便被人握在了掌心,抬眸正迎上对方慈煦的目光,不由复唤了声:“姨母?”

????“你这孩子从小失了母亲,便是周家有再多的照拂,终归也肯定是受了委屈的。”

????蕙宁公主语调疼惜,凝视着她继续道:“我虽是皇家公主,却也是你母亲的表姐。

????你从小知书达理,懂得礼规是好,但在这并不用客套。在我眼里,你与灵姐儿她们姐妹都是一样的。”

????陆思琼内心动容,对方寥寥数语,却直达她心底。

????德安侯府的众人平素见自己衣光鲜亮,便羡慕她有周家倚仗;可因自小不在府里长大的缘故,连祖母父亲与她相处时皆不免带了几分客套生疏,从不曾真正亲近。

????而在外祖家,虽说舅父舅母视她如女,但她心底明白,自己终究是个外人。

????衣食无忧是好,光鲜荣华亦夺人眼球,可都填补不了她生母已逝的事实。

????这些想法,陆思琼心里是有的,但从不曾表露,不成想眼下道出她心声的,却是高高在上的蕙宁公主。

????福身谢恩,她用词仍是周全得体:“姨母疼惜,思琼感恩不尽。”

????闻者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声,悠长得略显惆怅。

????辉煌华丽的室内,半晌没有声音。

????蕙宁公主期盼眼前人能对自己敞开心扉,却又知晓不能急于一时,琢磨了再次开口:“待生辰之后,你便十三了。上回周老夫人与我说起,道你母亲虽然不在,可终身大事是断不放心交与宋氏之手。”

????陆思琼征然,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对方见她如此,安抚道:“你莫担忧陆家会多想,这事关系到你一生,断不可能退让草率。我虽不是你至亲,可真要干涉,却也不怕陆家不同意。”语气坚定,暗带保证。

????“让姨母操心了。”

????蕙宁公主见状,似心有无力,松开对方之手,闭了闭眼改言道:“罢了,此事暂且不论,省得你总紧张。”

????陆思琼其实不曾紧张,无措倒是真有。

????她怎么也想不到,蕙宁公主特地遣人接自己过来,是为了谈以后的终身大事。

????若是外祖母寻她说这些,或者大舅母出面,她都可以坦然接受。

????然蕙宁公主……

????她对眼前人今日所表露出的情绪,有些茫然。

????印象里,公主从未待她如此热切过。

????她思绪万千,却不知蕙宁公主亦心中挣扎着。

????深思熟虑了番,又凝望起眼前少女,最终隐约无奈道:“这事琼姐儿你且放在心上,无论是周家还是本宫,都定会护你。”

????特改了称呼,陆思琼明白,对方这是在用“公主”的身份允诺。

????她受宠若惊,为突来的这份关怀感到莫名。

????至旁再次谢了恩。

????蕙宁公主这方挥手,“去园子里寻灵姐儿走走,这公主府你往后有时间便常来走动,你知道本宫欢喜你。”

????陆思琼应了,退出寝屋,徒留蕙宁公主一人独坐。

????她抚了抚额迹,半晌从广袖里取出一枚羊脂玉?。

????捋过那半旧的明黄流苏,未戴护甲的左手指腹轻轻摩挲。后又低首,视线定在被缠枝脉络围绕的二字之上:隆昌。

????侍女引路,陆思琼到了花园偏隅,果见四表姐正抱猫逗弄。

????看见她,周嘉灵将怀中之物交给旁边婢子,上前关怀询问:“琼妹妹,你过来了,公主寻你什么事儿?”

????何事?终身之事?

????陆思琼不便启齿,只好看了看左右。

????后者暗想蕙宁公主是潜退了众人私下与表妹所谈,定是秘事不该说于人前,理解之后倒也释然,转身跟对方论起猫宠。

????及至离开,蕙宁公主都未再寻她谈芳诞之事。

????马车里,锦绸名绣为枕,珠帘摇晃。

????周嘉灵嘀咕费解:“本以为蕙宁公主寻你是因为生辰之礼的事,既然没提,那到底是什么事?

????我觉得今儿姨母对你的态度也有点不太对劲,总是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还让我避开,后来到底对你都说什么了?妹妹,没为难你吧?”

????她突然语气急切,满目关怀。

????陆思琼心暖,握了她的手摇头,“没有,公主说她待我与你一般。”

????顿了顿,究是没有瞒她,“有跟我提到生辰,只是深意好似是觉得我年纪大了,怜我生母不在,道想替我终身做主。”

????“终身?”周嘉灵惊呼反问。

????陆思琼刚想让她轻点,却正闻道上一阵“??”的马蹄声。

????高马上少年与车厢擦身而过,疾至公主府门前停下。

????翻身下马,将绳栓交与上前的侍卫。他回头望了眼渐远的华盖马车,随口问道:“刚是何人离府?”

????侍卫恭敬应答:“回二爷,是德安侯府的二姑娘与荣国公府的四姑娘。”

????“母亲请了周表妹过府?”

????少年轻声低喃,那侍卫以为在问自己,忙又接话:“是公主特派人去侯府请的陆姑娘。”

????“陆家?”他眉宇微皱,眸光探究寻味。

????车厢内周嘉灵放下帘幕,同对面的人言道:“是景凡表哥呢,他准是得了九王爷在公主府的消息而来的。”

????“该是这样。”陆思琼心不在焉。

????“嘻嘻,想景凡表哥往日那般骄傲,自不设防被人欺了之后,到现在都没再去府里。”

????提及这话,周嘉灵却又好奇:“话说,公主这回确真奇怪,不替景凡表哥出头便罢了,还使姜御医去给韩邪问诊?着实不可思议。”

????————————

????我这可怜的渣速,好忧桑,有种要死掉的节奏,厚颜再求下推荐票(?)~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