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二十八章娶你

第二十八章娶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沐恩郡主心情不霁,怒目圆睁的瞪着门帘。

????她情绪鲜有失控,此刻却浑然不觉迁恼了眼前人。

????见状,陆思琼虽有尴尬,却也不认为这突如其来的韩邪同阿史那如此纠缠上她,是自己的过错。

????然大舅母素来疼她,见其怒形于色,亦忍不住上前,柔声了宽慰道:“舅母,您别动气,客人终究只是客人,外祖父敬着他们,您尽全了待客之道,其他的亦不是府上过失。”

????沐恩郡主兀自摇头,意识到自个情绪起伏太大,捧起手边的粉瓷花盏小抿了口,待缓上几分方无奈接话:“琼姐儿你不懂,这若是旁人,我哪用得着费这心思?

????偏这位韩公子,他可不是自觉之人,当日公爷客套了句要他当做自个府上别太拘束,回头第二天人就闯进了内院,要这要那的可就还真没将自己当做外人。”

????“实在不行,不如安置他住到别院去?”

????陆思琼寻思着提出建议:“外甥女瞧着他主仆二人亦是不羁惯了,给他们个独立独院,再差几个仔细稳妥的人过去服侍,到时候他就算要留京,也打搅不到府里。”

????“遣出去?”

????沐恩郡主不以为意,无力答道:“从来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这还是自个找上门来的,若这般轻易能送走就好了。”

????“夫人、夫人!”

????守在外头的流朱脚步不跌的跑了进来,急禀道:“韩公子的侍从闯院了,说是要见您。”

????搁下瓷盏,沐恩郡主容色威严,“让他进来。”

????陆思琼顺势站到舅母身旁。

????方过去,便听身边人嘱咐道:“琼姐儿,你是年轻的姑娘,偶尔任性些并无妨。何况,与龚家二爷的事想来你已知晓,需得注意言行。

????韩公子是周家的客人,你亦是,从来没有说让客人给客人就诊的道理。舅母的意思,你、明白吗?”

????“思琼明白。”

????她眨眸敛神,心底却有些小不舒服。

????自己视为家的周府她只是外人;实则是至亲的陆家却待她如客。

????阿史那阔步进屋,额上淤青,唇角泛紫,想来是之前同龚家那两位护卫交手时吃的亏。

????只是人虽狼狈,腰身依旧笔挺,进屋后收了在外的狂气与嚣张,单手下意识的横在身前,却又落下,改成拱手作揖:“小人阿史那见过世子夫人。”

????“是你家主子差你来的?”沐恩郡主神色不动,明知故问道:“可有何事?”

????“夫人,您当已见过福管家了吧?”

????阿史那是个直白人,开门见山道:“我家主子身体不好,午时又受了惊吓,小人着实想不通,堂堂的大夏朝公爵府邸,竟然会出现外人闯院打搅我家公子养病的事来。

????本是指望贵府跟夫人能给个说法,但我家公子生性不爱计较。可这吃药养身的方子被人强拿了去,如今小人想请陆姑娘再去趟厢院。”

????说完便望向陆思琼。

????后者并未做声。

????沐恩郡主沉思,像是考虑了番方回道:“你家公子住在府上,身体抱恙我自是要寻人替他问诊的。

????只不过,我这外甥女是来家里做客的,亦不是郎中,哪有三番两次过去给你家公子看病的道理?”

????“可我家公子的病,只要陆姑娘看。”

????阿史那并不拐弯抹角,说话时仍紧紧的瞅着陆思琼。

????陆思琼视若未见,就是不接话。

????沐恩郡主依旧面色和善,低声了笑着婉拒:“你家主子的意思,府里皆明白,这若是方便,亦无可厚非。

????只是我们琼姐儿到底是个闺阁姑娘,这定亲在即,若让人传出什么蜚言流语来,到底对闺誉不好。我虽是她大舅母,可到底不是德安侯府当家的人,哪能随便做主?”

????“什么?陆姑娘要定亲了?”

????阿史那提声惊诧,表情激动,根本不顾脸上被牵痛的伤,看着沐恩郡主质问道:“这之前还没有听说,怎么现在突然就要定亲了?世子夫人,您不是在唬小人吧?”

????陆思琼亦惊滞原地,大舅母怎么与阿史那说这个?

????定亲不定亲的事,不是才私下里商榷着吗?这是对龚家应亲的满怀信心,还是真完全不顾陆家看法?

????在她心中,是没必要如此早道明的。

????还是说,只是为了告知阿史那的主子?

????韩邪,到底是什么人,来京又有什么目的,为何她总觉得与自己的命运息息相关,甚至在改变她原本的生活轨迹。

????陆思琼隐隐意识到,韩邪的到来,于她存在着某种威胁。

????“这种事本夫人何必唬你们?我这外甥女豆蔻年华,知书达理,京都里不知多少名门夫人都瞅着她要娶做儿媳妇呢。”

????沐恩郡主说着唇角上扬,颇有几分引以为傲的意味,“何况,这男婚女嫁,本属正常。只是之前没有外传,而你与你家主子方到京城,对这些事自是不知。

????如今亲事初定,陆二姑娘即将定亲待嫁,这等好事,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阿史那似格外不甘,忧容满面,改同陆思琼问道:“陆姑娘,世子夫人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嫁人了?”

????“婚姻大事,岂容玩笑。此乃家中长辈安排,自是属实。”

????陆思琼低眉轻回:“再说,男女有别,我亦非医者,给你家公子诊脉着实不适,还请听从府中安排,使郎中瞧了才是。”

????“小人明白了。”

????阿史那垂头丧气,摇着头就退了出去。

????沐恩郡主这方同外甥女颔首,“唉,早该这样,晨间那会就不该依着他们。”

????“舅母,”陆思琼忍不住,询问道:“您刚刚,是刻意告知阿史那,我快定亲的事吗?”

????“你看出来了?”

????沐恩郡主不是个爱辩驳的人,并未否认,“琼姐儿,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韩公子虽说进京来拜谒的是国公府,可说到底是为你而来。

????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该问,能憋到现在已是不易。可舅母有句话却是真要告诉你的,哪怕你心中有再多疑团,可这能与你说的舅母就绝不会瞒你。

????你从小在府里长大,唤我一声舅母,我也把你当成亲闺女疼的。有些事现在不能说与你听,却是真为你好,你也莫要太过执着。”

????陆思琼从善如流,颔首福身:“舅母的意思,外甥女明白。思琼不是个没心的,您这些年对我的爱护跟疼爱,定不敢忘。”

????“好孩子。”

????闻者拉过她的手,柔声又语:“之前舅母语气重了点,你也别放在心上。”

????“不会的,您放心。”

????“嗯,还有你三表哥……”沐恩郡主言止声停,皱了眉接道:“他是你兄长,哪怕将来你出阁,也还是你兄长。

????现如今你与龚二爷定亲在即,这些旁的听过且过,别记在心上影响了兄妹情分。”

????说至最后,语调渐重,已不是纯粹的提醒。

????陆思琼容色微凝。

????离开朝华楼,她却有些迷茫。

????外祖母本召她过来是应韩邪要求给他诊脉,但如今舅母的意思分明是不愿自己再与韩邪多有纠缠。

????这架势,她到底是留在府上呢还是就此离开?

????捉摸着,就并没有急着回静颐堂。

????今日发生的事太多,心中又本积着疑惑,舅母虽说不要去多问,可谜团堆在那,并不好受。

????想了想,唤来书绘,先吩咐道:“你回侯府,替我向祖母传几句话,便道二舅在刑部的差事不日将毕,请她让二姑姑做好准备。”

????虽然无法改变结局,但这声提醒,是她作为侄女唯一能做的。

????陆思琼但求无愧。

????书绘离去后,她便站在园中,竹昔远远侯着作陪。

????没一会,只闻大舅母沐恩郡主备车出府,前往甄府探视甄老夫人。

????甄家五姨母与周府情深厚重,府中有事,舅母作为娘家长嫂,是该聊表关切。

????她静静望着远处,芳园静谧、暖风和煦,远处却骤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主子,您瞧,陆姑娘在那呢。”

????陆思琼蹙眉,循声望去,果然是阿史那引了韩邪正往这来。

????他还真阴魂不散了!

????竹昔亦有察觉,忙走到自家姑娘身边,紧张道:“姑娘,您瞧这韩公子前头还说病危下不了榻,怎么转身又跑到了这?”

????“怕没好事,这人忒得难缠。”

????竹昔见两身高体壮的男子渐行渐近,不由轻问:“不如奴婢去请人吧?”

????“不用,这儿是花园里,平时行人并不少,待会自有人见了去通禀外祖母。何况,你若是走了,我与那人孤男寡女的在这,传出去免不了闲言碎语。”

????陆思琼虽有忌惮,却不慌乱。

????韩邪虽然轻浮放肆,可她隐约能感觉出,对方对自己并无恶意。

????倒像是那种类似玩笑的挑逗。

????转眼,韩邪就到了咫尺。面对陆思琼,他直言便问:“你要定亲了?”

????没有半分陌生与礼数的讲究。

????陆思琼并不否认,亦不反问,语气肯定:“是。”

????“和谁?”目光阴鸷,似蓄着无尽恼火。

????闻者微笑,后退一步回道:“韩公子不觉得,你无这立场过问吗?”

????“如何没有?”

????韩邪直接逼近,紧紧凝视她双眸亦笑着接话:“如果说,我要娶你,是不是就有立场了?”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