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三十三章敏感

第三十三章敏感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相一走,秦夫人脸上的笑意便敛了下去,睨了眼家嫂,又瞅瞅沐恩郡主同陆思琼,颇为恼愤的转身回了甄老夫人的屋子。

????药方无过,她还能怎样?

????无理取闹的事儿胡搅蛮缠下去,有失.身份,何况有那个必要?

????说到底,她也就平时嫌甄周氏碍眼了些,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无需得罪荣国公府。

????至少,明面上不去招惹。

????进了内室,她尚未曾开口,姚妈妈已弯腰在旁挑唆:“夫人,您就这样不计较了?舅夫人今儿好大的脾性呢,直接当众使人将奴婢赶了出去。

????奴婢是得了您的吩咐留在这照看老夫人的,这随随便便用药,奴婢不过是谨慎多问了几句,她就这样落您颜面,还说夫人您往日请来的太医都是无能之者,真是完全没将您放在眼里。”

????秦夫人锁着眉头没有接话,似在思索。

????说者则继续道:“还有沐恩郡主,她仗着是裕亲王的女儿,就这样目中无人。

????您可是皇后娘娘的胞妹,平时哪怕去宫里,那些个嫔妃贵人又有谁敢给您这样的气受?”

????说完再次望向自家主子,见其仍是不语,不由轻推了推她胳膊,低声提醒道:“夫人?”

????姚妈妈自诩为秦夫人的亲信,平日里嚣张惯了,清早在甄家受了那般对待,心中怨恨不已,是满心思想说动主子为她做主。

????然秦夫人心念的只有自个丈夫,今儿秦相难得愿意同她回娘家,还没见着病重的母亲便离开,岂不怪异?

????本专心琢磨着原因,非被人生生打断,不由暴躁的喝道:“唧唧歪歪的说些什么呢?成日搬弄是非,还有没有规矩了?!”

????姚妈妈为之一惊,“夫人,您怎么……”

????可话还没说完,秦夫人就怒了拍案道:“就是你这爱嚼舌的东西总在我跟前??拢?顾点宥骺ぶ鞯牟皇牵?p>  她是宗室之女,以往仗着出身就没与谁低过头,你倒是好,以着我的名义去叫嚣,替我开罪人,否则相爷方才能生气?

????做奴才的居然敢跟主子较劲,我嫂嫂到底是甄家主母,有什么不对的自有我这做小姑的提醒,容的你在这编排?”

????她喜怒无常,把满心的怨气不满都撒到了姚妈妈身上,哪里还管是不是自己亲信,不过只是个下人而已。

????没了她,就没其他婆子了?

????当下不顾已跪倒在地连连认错的姚妈妈,喊了人就拖下去打板子。

????在她看来,丈夫方才之所以不悦,都是因为跟前这人。

????她需要泻火。

????一番动静,惊动了里面熟睡的甄老夫人。

????屋里服侍的人早前本是想提醒的,但见姑奶奶气盛,谁都不敢上前触霉头。

????姚妈妈跟了她这么多年,还不是说杖打就杖打?

????秦夫人从小被甄老夫人纵溺着长大,既雷厉风行又自私果断,除了秦相之外,是谁都不在意的,哪里会注意处境在哪,是否会烦扰人休息这点。

????不过,意识到之后,秦夫人自然是在意母女之情的,忙绕过屏风入内。

????亲自接了丫环递来的茶盏,服侍对方饮了水后,又亲自在其身后垫上靠枕,缓了语气问道:“娘,您好些没?是女儿不好,吵到您了。”

????甄老夫人待她素来宽容,醒来就见到她,自更欢愉,拉过对方的手就笑:“蓉姐儿何时来的?等好一会了吧?”

????说着侧首望向沙钟,倒似有些惊讶,“这一觉竟是睡得极好,也没疼醒,没想到已过了午时。”

????她身边的大丫鬟适时解释:“午时用膳奴婢见您睡得沉,没敢打搅。老夫人,现在可要布膳?”

????“蓉姐儿可用过饭?”甄老夫人先问爱女,满目疼爱。

????秦夫人还念着早前的事,没什么精神,点点头语调丧气:“用过了,和相爷用了饭才过来的。”

????甄老夫人闻言,目光放亮,惊喜道:“姑爷也来了?”

????说着撑着身子就要坐起,还对身边近侍埋怨道:“你们这些丫头,姑老爷来了府里也不叫醒我,让人好等。”

????丫鬟们忙告罪,甄夫人则按住对方,容色尴尬的接话:“娘,您别动,相爷只是来瞧瞧你,还请了廖御医过来呢。

????他孝顺您,不好意思打搅,又因公中有事,已经离开了,说回头再来看您。”

????“走了?”

????对于这位贵人事忙的女婿,甄老夫人自然重视,可往日对方并不怎么来府上,现听闻这话难免失望。

????不愿让女儿为难,又因素了解眼前人脾性,笑了道:“姑爷是宰相,又得圣上器重,难免忙碌,你平日也多体谅些,能分担的就分担点,府里的事别叫他费心。”

????“女儿都知道的。”

????秦夫人说完,沉着脸色忍不住询问:“娘,您见过德安侯府的那位二姑娘吗?”

????“德安侯府?”

????甄老夫人先是微愣,继而才反应过来,“是你大嫂那外甥女是吧?每每同周家人过府,我见过几回,倒是个文静的姑娘。”

????说着似想起之前迷糊时听到的话,不由添道:“我早晨服的药就是她开的吧?

????你嫂嫂把人请过来给我诊病,我当时还不信,现在想来该就是起了药效,身子比之前好多了,脊背也没那么疼。”

????说着说着就笑了,又赞许道:“那丫头倒还真有几分本事。”

????“可不是?她能耐大着呢。”秦夫人语带酸味。

????甄老夫人这方觉得蹊跷,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动怒,蓉姐儿,你今儿不对劲。”

????“相爷之前见到了那位陆姑娘。”她扭过头,很是别扭。

????甄老夫人起初没理解,转念无奈了道:“你这吃的是哪门子醋?陆家那丫头还是个孩子呢,娘瞧着你是太过敏感了。”

????她这闺女,大的毛病没有,就是这辈子被秦相吃得死死,但凡是与秦相有关的事立马惶急,乱了手脚,往日就爱吃酸捻醋。

????秦夫人听到这话,连忙否认,“娘,这不是女儿多疑。年纪轻怎么了?相爷若是中意,何曾顾及过什么,往常那些纳进府的小妖.精,怎样出身修养的都有。

????女儿就是觉得,相爷刚刚的异样,是因为那位陆姑娘!

????娘,您是知道他往日性子的,方才居然主动向大嫂问起,我看那陆姑娘的模样,就是相爷喜欢的。”

????甄老夫人毕竟因服了陆思琼开的药而缓了疼痛,对人那是大有好感之时。

????何况秦夫人这思维,她亦不认同,总觉得是女儿大惊小怪了些,并没怎么上心。只安抚了道:“蓉姐儿,你就是爱胡思乱想。姑爷是何等身份的人,难道会做那些有失.身份的事来?

????何况,德安侯府虽然如今不怎样,过往也是显赫过的,世家贵勋之族,哪容那等事发生?那位陆姑娘又是荣国公老夫人的掌上明珠,你切莫再杞人忧天。”

????“但女儿就是感觉不妙嘛。”

????秦夫人激动站起,娇气上来,亦恼起了亲娘,绷脸道:“您又不是不晓得我对相爷的心思,这么多年夫妻,他的想法我还能不清楚?

????女儿说有问题,就真的有问题!不行,这个事,我得回去查查。”

????说着,哪里还记得来甄府的目的,急冲冲的就走了。

????甄老夫人靠在床头,扶额疲倦,抬手恹恹道:“传膳吧。”

????她本已有饿意,原是想让闺女陪着一起用,没成想听了一堆苦水后,对方走人了。

????就在这时,外头婢子通禀道:“老夫人,夫人来了。”

????甄夫人进内,福了身问好,上前柔声道:“母亲,您可好些了?清早儿媳多有得罪,还请您别见怪。”

????“无妨,倒是让你操心了。”

????这时候看到周氏,甄老夫人无疑的万分感慨的。

????她不是不明理的人,想到早前病痛中对儿媳妇的态度,不由添道:“这几日辛苦了你,娘也不是故意使你难堪,就是疼得烦躁,糊涂时候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您严重了,服侍公婆本就是儿媳的本分。”

????甄夫人笑得得体,正巧婢子摆膳进屋,便亲自布菜服侍。

????膳毕,她笑道:“您今儿胃口好,晚上再让厨娘做些新鲜清淡的来。”

????“多亏了那帖药。”

????甄夫人听到这话,自是高兴,“琼姐儿虽是儿媳的外甥女,可若无把握,我也不敢给您用的。

????如今有效便好,姑老爷请的廖御医也说这开的药甚妙,母亲您且安心服用。

????等过几日,我再请琼姐儿过来给您瞧瞧,早日治愈了这病痛才好。”

????“好。”

????见气氛甚好,甄夫人这方问起心中疑惑:“对了,儿媳刚来时看见四妹离开,怎么走得那样匆忙?”

????“相府里的事儿,你又不是不知她那急性子。”后者明显不愿多谈。

????甄夫人亦是聪明人,从善如流的止了话题。

????“那陆家姑娘,可还在府里?”

????听了女儿的说法,甄老夫人突然想再见见陆思琼。

????“已经离府了,我大嫂说过来有些时辰,就领着琼姐儿回去了。母亲您问起,可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只是这药开得好,想谢谢她。”

????甄夫人笑意更甚,忙接道:“您这可是折煞她了,琼姐儿是晚辈,哪里当得您的谢意?”

????婆媳两又说了会话,甄夫人才起身告退。

????————————

????感谢了如嫣打赏的平安符,不好意思今天晚了~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