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三十五章往事

第三十五章往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荣国公府,自是先回静颐堂见过外祖母,回禀了在甄府里的情况及遇到韩邪的事儿。

????周老夫人在听闻秦相亦去了甄家时微显异样,可终究比不得当日韩邪到来给她的震惊,不过顷刻便恢复了常态。

????她淡淡的言道:“秦相是甄家的女婿,去探望岳母亦是应当,遇着了也没什么奇怪。”

????顿了顿,却是又叮嘱道:“只是琼姐儿,你那剂灵丹,开的是袁家秘方。”

????她容色犯愁。

????既然说到这份上,陆思琼思量着便是问了也无妨,就道:“外祖母,我自幼起妙仁师姑便伴在左右,照料我身子又关心我,您吩咐我别问我亦不曾多过话。

????她往常神神秘秘的似有着诸多心事,从不提起过去,我想着那般自是有难言之隐,亦不想她为难。

????可今儿廖御医提到了袁家,既然活络效灵丹是太医院袁院判的秘方,那师姑是如何得到的?大舅母道是她自裕亲王府取来的,这却只是对外的搪塞之语。”

????她话理清晰,是心中早有想法。

????周老夫人的性子同沐恩郡主如出一辙,要么就不说,要么就直接坦白,是断不会去编造谎话骗对方的。

????是以,她才为难。

????有些事藏在心里,便如同压了块大石,教她难以喘息。

????可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说了开端,后续怎么办?

????总不能和盘托出吧?

????抬眸,对上外孙女明亮期盼的目光,她慈和的容上终显不忍,颔首回道:“当年先太后身染顽疾,太医院束手无策,先帝仁孝,发皇榜广纳名医,袁院判便是从民间而来。

????他进宫替先太后诊治,多方试药后练出了这味活络效灵丹,缓解了先太后疼痛,使凤体得以痊愈。

????先帝大喜,留他在宫里,且直接任命为院判,为众太医之首。当年,袁院判的医术简直是出神入化,无人能及,备受圣恩。”

????这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陆思琼从未听说过,自然不明。

????她认真听着,问道:“后来呢?”

????“后来,”周老夫人言辞惋惜:“贤才招妒,先帝晚年有宠妃董氏,董妃患疾请袁院判诊治,可服了他的药之后却毒发身亡。

????先帝大怒,命人彻查,结果说是袁院判弄错了一味药,使得本是救命的良药成了夺命的毒.药,袁家满门获罪,袁院判亦难逃赐死。”

????“就没一人生还?”

????这种事,到底听得心情沉重。且又隐约觉得与师姑有关,陆思琼满脸悲恸。

????周老夫人闭了闭眼,启唇道:“有,袁院判的小女儿,当年随袁夫人回老家祭祖。可袁夫人在得知丈夫身亡后于途中自缢,只留袁氏女一人,避开了这场灾难。

????多年后,太医院中的一位太医犯事获罪,牵扯出这件冤案,先帝一心补偿,派人于民间广寻袁氏血脉。

????太后娘娘怜她一介孤女,便建议将她接进了宫,养在身边,可袁氏女承父业,执着医术,后便做了医女。”

????“那这位袁医女,如今不在宫中?”

????陆思琼这话是明知故问的,毕竟内宫她亦曾有去过,周家同皇室关系亲密,从来不曾听说太后娘娘跟前有位姓袁的医女。

????何况,若是袁医女尚在,今儿廖御医便不会露出那般难以置信的神色,也不说说出那样的话。

????周老夫人内心感叹外孙女的聪慧,但这又是自己引出的话,只得继续接道:“十三年前,隆昌公主和亲突厥,太后娘娘怜她独自塞外,便派袁医女同往,做了她的随嫁。”

????周太后育有四子二女,长子先太子与次子皆因夺储之争不在人世,如今的炎丰帝乃她三子,幼子便是九贤王。

????蕙宁公主是她长女,嫁给了永昭伯府的三老爷建元侯;

????次女便是隆昌公主,生得美艳如花,听闻是先帝在世时最喜爱的一位公主,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养得娇气任性。

????却也是命运最为堪怜的一位公主。

????当年突厥进犯,常年战争不断,后建元侯亲自挂帅应战,大败突厥后凯旋而归。

????次年突厥发出和亲,并愿签下停战协议。

????多年战争导致民不聊生,大夏子民苦不堪言,先帝自然以天下众生为重。

????可那时,尚未出嫁的公主,便只剩隆昌公主。

????她自是不愿,周太后亦不舍,便提出以亲王或大臣之女代替,以公主仪仗出嫁。

????谁知突厥却不是个好处的,道天朝若不以真公主相许,便是轻视他们单于,亦无和亲诚意。

????先帝为免子民受苦,忍痛将爱女和亲,隆昌公主是被逼着嫁去的突厥。

????虽说是为大阏氏,可老单于年迈,嫁过去不过五年便离世。

????他的长子哈萨陌继承单于之位后,又娶隆昌公主为大阏氏。

????而隆昌公主自出嫁塞外之后,便再没同皇室有过联系。

????周太后终年企盼,每每等到四月底突厥进贡之时,亦等不到小女儿的只言片语。

????这亦是她的一块心病。

????关于隆昌公主的事,其实陆思琼是听说过的。

????她当年虽然是含泪嫁去的塞外,但这数十年来两方相安无事,前不久哈萨陌单于又续签署了和平协议,边关安宁,百姓与将士对她感恩爱戴。

????只是,总觉得她的一生太过飘零,身不由己了一辈子。

????她本是皇室最尊贵的公主,有着得宠的母妃与疼她的兄姐,自幼无忧无虑的,哪能想到这国家大业都要系在她一人身上。

????无论她愿意与否,都必须承受。

????如若她尚在京城,嫁个普通公侯,如今的生活定然要比她的胞姐蕙宁公主更好。

????陆思琼一声轻叹,为这位终身都献给了大夏的公主。

????她沉默的时候,周老夫人便一直望着她,没有再开口。

????感慨之后,陆思琼回归正题。

????毕竟,她最关心的到底还是妙仁师姑的事,直言问道:“外祖母,师姑便是当年那位随隆昌公主出嫁塞外的袁医女,是不是?”

????“对。”

????“那她怎么不在突厥,这些年一直都在京城,还藏匿在府里?”

????之所以用藏匿,是因为真的除了周家人,外人皆不知妙仁师姑的存在。

????哪怕是德安侯府,也只晓得周家曾为她寻了位医术高超的师姑调养身子,并未见过,更别说其身份来历。

????这问话一出,周老夫人久久没有回应。

????陆思琼不由探前,低声又唤:“外祖母?”

????她意识到,自己或许问到了那个外祖母同大舅母都不能对她言的关键。

????妙仁师姑,是袁氏医女。

????袁医女当年受周太后恩惠,进宫做医女,是否能认为她是为了报恩才愿意随隆昌公主去的塞外。

????可既是如此,怎的这些年没有服侍在隆昌公主左右,却藏身在京城里?

????难道是因为隆昌公主怨恨当年皇室将她嫁去突厥,所以不想见到与母妃有关的人,便潜了回来?

????这也不对,如果是这样,袁医女不用藏着掖着,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

????何况,隆昌公主独身在异乡,哪怕心中堵着那口怨气,可在那等人生地不熟的边塞,也断不可能将亲近之人赶走。

????到底是为什么呢?

????等等,突厥、塞外……

????韩邪!

????韩邪的到来又与师姑有关,这是早前外祖母就承认过的。韩邪身份神秘,却是要让整个国公府都礼待有加的人物,必定是身份尊崇之人。

????陆思琼接着再问:“外祖母,韩公子,是不是突厥王族之人?”

????突厥、王族、隆昌公主……

????如今妙仁师姑人在塞外,那必定是同隆昌公主有关。

????韩邪的到来,会是受命于隆昌公主吗?

????可他又为何说要自己跟他走?这素未谋面的,她不信没有原因。

????这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若什么都不知情便还能将好奇心压压,最怕的就是一知半解,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委实难受。

????陆思琼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冲动。

????事实上,她也问了,然后双眸炯炯的盯着外祖母。

????她很想听到回答!

????周老夫人仍保持沉默,许是在心中度量利害,矛盾无比。

????“老夫人、老夫人。”

????就在这时,外头却传来了婢子的声音,“韩公子要见您,说是有万分紧急的事。”

????陆思琼暗自泄气,失去这次机会,外祖母以后怕是更不会告诉她了。

????闻得韩邪有急事,周老夫人自是忙说“快请”,跟着同眼前人严肃道:“琼姐儿,这事你还是莫要过问了。

????外祖母就是想同你说,那味灵丹的事,你只需记得你舅母说的,是裕亲王请人研制出来的,千万不可对外人说是妙仁师姑授予你的,记住了吗?”

????陆思琼乖巧颔首。

????“还有,袁医女的事,你也要将这事烂在肚子里,她就是妙仁师姑的事,更不能同人提,便是陆家人也不可以。”说话的语气强调味很重,与平时简直是判若两人。

????虽然不知根底,可陆思琼也能察觉到事关重大,或许还会关系到师姑性命,郑重承诺道:“外孙女都明白的,您安心。”

????“好,那你先下去吧。”

????她应声而起,退出去的时候与韩邪擦身而过。

????鲜见的,他没有同她玩笑,甚至都不曾关注她,脚步不停的走向外祖母,竟是万分火急的架势。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