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四十六章袒护

第四十六章袒护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子里聚了不少人,均围在周希礼床前。

????见她进来,表嫂顾氏率先迎道:“琼妹妹怎的过府了?”

????陆思琼微微福身,抬眸唇启轻言:“在家无事,想着许久未曾给外祖母请安,便过来叨扰走动。”

????若是往日,她自不会说这等客套话,着实是从刚踏进屋开始,便留意到了大舅母看她的目光。

????那种带着不满、杂着怨意的陌生视线直射向她,凌厉锋锐,让她避无可避。

????她心中茫恐,三表哥重伤明明是因为韩邪,为何如此看她?

????硬着头皮走过去,同外祖母与舅母请了安,便转向另边的那抹紫色身影,垂眸喃语道:“见过九王爷。”

????“不必多礼。”

????九贤王坐在旁侧的梨花靠椅上,身边两名御医正相对低声讨论着,想是请人来断诊的。

????她谢恩抬首,二人视线交错,对面人在对上她容颜时眸光微凝。

????又露出这种失征的模样……

????陆思琼不露神色的侧身,走到床榻前歉道:“我不知三表哥身负重伤,若是早知晓,定不会不闻不顾。表哥的伤势,怎么样了?”

????“你早知晓了又能如何?国公府上的事本就不必弄得人尽皆知。再说,你要是又闻又顾了,”

????沐恩郡主语气不善,本就疲倦的脸上还露出难得的不耐,正要说下去时接收到婆婆眼神,语气不由就缓上几分:“左右不过是多个人着急,还能如何?”

????竟似是透着股敌意。

????大舅母平日不是这样的,陆思琼不明白如何惹怒了她。

????适时,周老夫人开口:“礼儿和琼姐儿兄妹感情要好,他如今是昏睡不醒,等醒来听到你专程来看他,必会高兴的。”

????她替外孙女说话,将陆思琼的来意说成特地探视周希礼。

????“外祖母。表哥这事可报官了?那刺客可有寻着?”

????周家显赫多年,荣国公父子在朝堂上总有与人意见相左的时候。

????这在朝为官,得罪人实难避免。

????可对方若是因寻仇而对周家子孙下手尚还说得过去,偏生那刺客要下杀手的是从异地而来的韩邪。而周希礼只是阴差阳错代受了那剑。

????如此,便没这么简单了。

????韩邪是突厥贵族,这点陆思琼已然推断确定了的。而除去荣国公府主事的人,外人对他的身份怕是无从得知。

????刺杀难道是一路尾随韩邪到了京城,然后才寻思时机动手?

????可这也说不过去,陆思琼虽对韩邪并无多少好感,但对方着实不像是个会在大事上莽撞的人,该不会将祸引到周家来。

????而若是京中之人,谁又会关注周家府里突然来的一位客人,且还下如此杀手?

????陆思琼思维敏捷。突然联想到韩邪在突厥必定身居高位,蓦然就有了个大胆揣测。

????韩邪若是不幸身亡在大夏,势必会影响两国关系,保不准就又要起战事。

????突厥已臣服天朝数十年,哈萨陌单于刚刚续签署和平协议。隆昌公主尚是他的大阏氏,该不会是突厥故意挑事。

????这一深想,陆思琼便觉得愈发可怕,不知那派刺杀前来杀韩邪的人究竟是何目的。

????思及韩邪,她环顾四周,方觉未见其人。

????连累了三表哥,竟然置身事外?

????陆老夫人没有应她的问话。仍是沐恩郡主接的口:“报官又有何用?我们周家便是国公府,歹人敢闯进府里来行凶,焉知这背后无人?

????再说,当务之急是你表哥的身子要紧,琼姐儿怎还关注那些?”

????她精神不济,虽有怨愤却也不会当着众人做出有失身份之事。觉得碍眼不去瞧了便是。

????走到九贤王身旁,改问起两位御医儿子的伤况。

????大舅母对她如此冷淡,陆思琼心生难受。

????走在她身后的周嘉灵便拽了拽她衣袖,压了声安慰道:“妹妹别在意,我娘心情不好。这两日大夫都被骂走了几个,好在今儿表舅领了御医过来,否则她还要躁怒。”

????听了这话,陆思琼更是诧异:“怎么之前没请御医吗?”

????周家嫡出的少爷命在旦夕,这消息传到宫里去,无论是周太后还是周太子妃,谁可能坐视不管?国公府发生这么大的事,不报官不说,连宫里都不惊动?

????周嘉灵摇头,“没有,只请了蕙宁公主府上的姜御医来瞧过,我劝过母亲的,可祖母也是这个意思。”

????她语气闷闷,很是匪夷。

????陆思琼刚至周府,自更不得知。

????周大奶奶见老夫人神色不好,过去劝道:“祖母您守了三叔一早上,不如回静颐堂歇会吧?三叔这边,有孙媳跟母亲在。”

????后者点头,由顾氏扶着起身,却没立即离开,反望向九贤王开口:“王爷来了这般久也未好好招待,真是失礼。”

????“老夫人您还同我客套?”

????九贤王自诩晚辈,从不在周家端架子,过去扶了老夫人另一边准备离开

????周嘉灵却突然出声:“祖母,三哥哥的伤势,要不要让琼妹妹瞧瞧?她医术一向了得。”

????“不必!”

????老夫人尚没接话,沐恩郡主已出言否决:“有御医在,烦劳琼姐儿做什么?灵姐儿你莫要乱出主意。”

????大舅母这显然是针对了她。

????“郡主担忧亲儿,可也不必殃及无辜。”

????素来温和的九王皱眉,突然说道:“表侄的伤本王亦是心急,可琼姐儿过府关切乃好意,堂姐如何能这样?”

????竟然直接下了沐恩郡主的颜面。

????陆思琼本心中堵滞,闻言低首,不看他亦没去瞧舅母。

????何必?

????这点委屈,比起往日大舅母待她的恩泽着实不算什么。何况,这等场景,计较这些作甚?

????再且,他的袒护……

????周嘉灵似乎愣住了,左顾右看了好一会,端的是对九贤王之言感到震惊。

????沐恩郡主亦感微诧。气氛瞬时僵硬。

????“琼姐儿随我同去静安堂吧。”最终,还是陆老夫人出言打破宁静。

????她走到沐恩郡主身边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交代几句方率人离去。

????本以为事儿如此便罢了,陆思琼想着待三表哥好转后再去寻大舅母。若有什么误会解开就是。

????谁知到了外边,九贤王续道:“老夫人,琼姐儿是您外孙女,过去些年寄居在府里自不比家中自在。

????当年是您同德安侯府提出要将她接过来抚养的,她这自小离家哪怕长大后归去,与家人情分终归与寻常不同。身居二府时难免会尴尬拘谨,她面上淡然可心中怕也有委屈。

????您既是疼她,便该多照顾着些,刚刚那种情况……”他欲言暂止,却意思明了。

????几句话让闻者止步。半晌后才接道:“王爷如此关心琼姐儿,倒是我以前疏忽了。”

????九贤王笑而不语,目光温柔的望向未语的人儿。

????周老夫人端量二人,宽袖下的手掌微微收紧,沉声又道:“先过去静颐堂吧。”

????“说实在。本王同希祈、希礼一般,幼年惯是来府上,与琼姐儿也算多年相识。”

????九贤王虽是太后幼子,然年幼时宫中动荡,刚知事便亲眼目睹两位兄长因夺储之位而落得英年早逝的下场,心性早熟,对凡事皆极看淡。

????这样性子的他突然站出来替一人说话。是周老夫人从未见过的。

????哪怕是当年贤王妃过世,外界均传九王爷痛不欲生,但实际上却言过其实。

????九王对王妃的重视,并没有那么深。

????眼下用祈哥儿与礼哥儿说事,是真将自个看成了琼姐儿的同辈?

????本就挂心着孙儿伤势,这突来的思绪涌进脑海。令她烦恼不已,生怕某些不该发生的发生。

????陆思琼已经抬起头,看向眼前人的目中满是不懂。

????九贤王竟然还冲她一笑,毫无遮掩那份柔情,甚至还往前两步。清声道:“老夫人,本王许久未见她,有些话想说,可能行个方便?”对周老夫人说话,看的却是陆思琼。

????他用“本王”自称,虽仍是温文尔雅的表情,浑身已显了皇族威严。

????周老夫人自然只能道好,却很是失望的回看了眼外孙女才离开。

????待外祖母稍远,陆思琼张口就道:“王爷您失态了。”

????闻者自嘲的笑了笑,笑容苦涩,“你上回说谎,原来你过得不好。”

????他在计较沐恩郡主待她的态度。

????其实大舅母对她,也就今儿这一回。

????陆思琼着实不是为了应付对方而故意称自己过得好,方才的状况也有前提,再说以她对舅母的了解,其中肯定另有原因。

????然而,她此刻再强调,落在身前人眼中,怕又想要想成是委曲求全了。

????她觉得今儿九王的情绪不太对。

????果然,说者的那句话只似感慨,接着又开口:“听说,我皇姐已经向陆家提亲,想景凡娶你?”

????他听说了婚事。

????“嗯。”陆思琼应声。

????九王闻言,忍不住再道:“你年纪还小,婚事何必急于一时?这事是老夫人和郡主给你安排的,非出自你本意,对吗?”

????陆思琼突然就有些看不透他了,想到对方刚当着外祖母还那般说,颇恼了回道:“婚事是外祖母为我安排,不过亦是得了我同意的。思琼感谢王爷关心,只是终归身份有别,还请您莫要……”

????“莫要如何?”

????他抢言打断,又往前一步,别有深意了言道:“琼儿,我突然悔了。你说,还来得及吗?”

????p:

????感谢青衫素心、书友44、几位亲的粉红票,以及橙子郡的小惟、了如嫣和小院子打赏的平安符。

????周一事情比较多,抱歉更晚了,第二更要在凌晨后了,亲们可以明早来看~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