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八十三章情意

第八十三章情意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思琼骤然知晓自己原非陆家女儿,哪怕刚在大舅母面前佯装得再坚强,心底终究承不住如此打击。

????不是德安侯府的姑娘,那她到底来自何处?

????大舅母口口声声说一切与过去无异,自己仍可做她的陆二姑娘,是周府光鲜的表姑娘,之后嫁给龚景凡,成为万众瞩目的公主儿媳妇。

????但得知了真相,还能一如既往吗?

????回陆家去说服祖母,替她隐瞒连自己都不清楚的身世,然怀着心虚,又如何要求?

????侯府与她非亲非故,白养了自己这么多年,现在还提要求?

????陆思琼着实不知该如何开口,今儿舅母的实话,让她无颜以对。

????她有她的脆弱,有她的躲避。

????趴在桌案上,将脑袋埋在胳膊里,微微抽噎着,泣声不大。

????容许自己在无人时如此。

????泪水,是一种发泄委屈的方式。

????然而,屋门却被人毫无预料的推开。

????她既恼又慌,下意识别过脑袋去看。

????光亮刺眼,艳阳暖曦映照下,他背光而立,贵紫的衣袂微微飘扬。

????怎的是他?

????惊诧之余,陆思琼连忙折回身,正对室内,取了帕子擦拭眸角,心中百感千回。

????九贤王亦是等推开后方征然原地,他没有敲门没有询问,就这样一用力,看到了这样的她。

????回眸那瞬间,熟悉眉眼中溢出的湿润,本白皙红润的容颊几近透明,她哭得是如此凄惨忧伤。

????到底发生了何事?

????流淌的泪水,似利刃般落在他的心上,令他呼吸都不由一滞。

????现面对这抹纤瘦的背影,九贤王一改往日沉静,何谈礼仪规矩、男女之别?

????走进屋绕到对方面前,蹲下身平视少女。方要开口,陆思琼却先站了起来。

????她很快速的离开凳子,后退两步至屋口,低着头屈膝就道:“见过九王爷。”

????紧接着。很是恼火的冲外喝道:“书绘、竹昔,九王爷来了怎的不通传,还有没有规矩了?”

????因刚哭泣,鼻音很重,嗓音微涩,倒失了凌厉。

????院中本抽搐的二婢闻言,忙赶到廊下,跪着就是告罪。

????陆思琼察觉到九王凝视的目光,故作不知的侧身,闪躲着责骂了几句近侍。并道:“还不快去上茶。”

????她心情十分杂乱,又不知眼前人如何会出现,现在的自己只想一个人独处,竟是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可再怎样,她也不想于如此狼狈的时候面对九王。

????纯粹的不愿意。若说缘由,怕是连她都说不出来。

????书绘等人起身,应了吩咐就要退下。

????这时,总默默盯着陆思琼看的九贤王开口,“不必上茶,你们都退下。未经本王传唤,谁都不准进来!”

????严肃的表情。冰冷的语调,亲王的威严一展无遗。

????陆思琼心有不满,转首看他。

????两人对视,偏生原宽容易说话的 九王,此时不肯退让半分。

????而是直接走过她,伸开双臂。就这样轻轻关上了门。

????光线暗下,添了几分柔和、几分静谧。

????与陆思琼的心境完全不符。

????她忍不住开口,紧张道:“王爷您……”

????他则似不愿听她出声,做了个禁语的手势。

????伫立在门前,语态低柔:“我本以为。你过得很好。没有我的介入,你会过得更好,可事实并非如此。

????我知你的顾忌,也深知世人的目光,可瞻前顾后的,难道就可以快乐了?”

????他润润有感,边走边向她挪步,低头俯视,满目竟是怜爱,“你说你焚了那道懿旨,可这又是什么?”自怀中取出一封信笺与手串。

????陆思琼本听得心虚,迷茫着又看到这个,再观其面色,伸手接来。

????玉珠手串有些陌生,玉质倒是有些眼熟,一时间也想不出来。

????便先抽了信纸阅览,这一看之下,满面异色。

????她讶然否定:“这不是我写的。”

????“我倒希望出自你手。”对于这话,九贤王完全没有意外。

????思琼,怎会写这些情意绵绵的话于他?

????她如今,是恨不得同自己撇清了干净,好遵从那些人的意愿,嫁给景凡。

????思及此,他便止不住的无奈。

????信笺内容,竟都是陆思琼对他诉言在侯府里的委屈与寻求关爱表达心意的诸多字语。

????捏着手串的手指微微一紧,便留意到玉珠上的刻痕,举起一看,乃她的闺名。

????陆思琼瞠目。

????自己的私物,又足以混真的信笺……

????她抬眸,询道:“这是谁送去的?”

????九贤王摇了摇头,“前不久,突然出现在了我书房里。”

????贤王府非同普通官邸,戒备森严,又是书房重地,岂会是寻常人可进的?

????陆思琼尚在琢磨个中蹊跷,九王便出了声:“你哭了。”

????陈述的语气,并不容她辩驳。

????陆思琼不愿被这般瞅着,又侧过了身子。

????这回,九王脚下没有再动,只是直接伸出手,搁在了眼前人的双肩上,微微用力,居然迫使对方转身看自己。

????这关门独处已是排斥,陆思琼怎能接受这个?

????后退了挣扎就要推开。

????却被人一个用力,直接搂在了怀中。

????宽怀温暖,是她过去依赖,久违的熟悉。

????竟有片刻的迷失,推移的双手渐渐放下。

????九王言道:“琼儿,你照顾不好自己,我们、还像过去那样,可好?”

????这个话,他之前曾问过。

????当时遭到拒绝,他尊重对方选择,甚至连听到懿旨被焚的事,他也没想逼她。

????可就在刚刚,她刹那的无助,纵使掩饰得再好,也让自己做出了决定。

????他想照顾她。至少,可以让她的人生没有泪水,不是吗?

????时隔多日,再闻这话。陆思琼当日坚定之心,却犹如决堤之水。

????或可能是刚刚得知身世,她竟然不想离开这个怀抱。

????他曾经那般呵护过自己……

????“琼儿,给我一个机会,你肯定不会后悔。”

????如此柔情脉脉的话,让此刻的陆思琼如何拒绝?

????他们当初相差的,就是岁月。

????侯府不是她的家,外祖母亦不是她的外祖母,她的亲人是谁,她根本不知道。

????心如浮萍。一个无依无靠的自己,纵然将来嫁入高门,又如何能心安理得?

????龚景凡,又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他能接受未来妻子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那门亲事。她有了悔意。

????过去的生活似个笑话,未来难道还要活在欺骗人的谎言中?

????不知为何,想起这些,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下。

????染湿了他胸前的衣裳。

????九王只将力道增得更大,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他为何不能自私一回?

????“我尊重过你的意愿,真的。”

????他语带强调:“这封信虽不是你亲笔所写,但你对我是真的有过情谊的。否则又岂会让人察觉?

????无论这背后之人有何目的,对你总是存了坏心。琼儿,你看看,你这样不会保护自己,让我怎能安心放手?”

????陆思琼一直没有说话,安静乖巧的浑不似样。

????“你外祖母那边。我会去说;皇姐本想将你许给景凡,这事我也会替你拒绝。以后,我会亲自照顾你,照顾好你!”

????一直低头的陆思琼,突然就动了。远离对方,扬起脑袋,直接问道:“你说真的?”

????“自是真的。”他承诺中透着欣喜。

????陆思琼突然喃喃,“若我不是出身侯府,你不介意?”

????九王似乎没怎的明白,费解反问:“说什么呢?好端端的,怎么说了这话,是不是在陆家受了委屈?”

????他是在关心自己,但陆思琼亦不知为何,闻言后本想将身世说与对方听得冲动,顿时就没了。

????她倦倦的背过身,“王爷还是离去吧。”

????“怎么了?”

????这种时候,九王怎会离开,他今儿是铁了心要与她说个明白。

????绕过去,又四目相视,追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又是谁惹你哭了?”

????这样的话,他说得竟然有些结舌。

????很陌生的话语。

????“我刚刚情绪有些失控,难免失态,”说出这话,连陆思琼自己都觉得有些矫情,可是心情着实糟糕,又哪来谈情说爱的兴致?

????她不再躲避,直言回道:“你先走吧,我会考虑的。”

????“你考虑过了,结果却是这样。”

????素来温文儒雅的九王,居然没有一如以往的体贴,“这些时日,我亦想过,你可以有你的考虑,但我也能有我的坚持。有些事情可以退让放手,可是你、我不想放手了。

????上回我与你表明心意之前,便想了许多,直到听了你与景凡的传言,才真正下了决心。

????你我相识多年,我是怎样的人,你当放心。”

????“我没有不放心,”陆思琼见他误了自己意思,解释道:“只是,我们不能一起。”

????这是外祖母之言。

????可早前是针对身份而言,但现在,自己与眼前人,还有这样的问题吗?

????她迷茫了。

????“不能?为何不能?”

????九王居然低嘲的笑了,“难道你与景凡就相配了?你对他无意,同意那门亲事完全是因为我皇姐与你外祖母,认为景凡是个可以托付终身之人。

????你既然再寻一个这样的人,我为何就不适合了?琼儿,你不能因为之前我糊涂过,便如此狠心,直接否定我,现在已不同往昔。”

????他居然,步步紧逼。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