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九十一章冷漠

第九十一章冷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不要胡言乱语。”

????陆思琼的声音失了底气。

????陆思瑾则笑意更浓,“我可没有胡言乱语,今儿祖母携你去荣国公府,不就是为了这事?”

????“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她语气微厉。

????闻者却似乎寻着了对方痛处,笑得越发肆意,启唇语调悠然:“谁告诉我的有何关系?关键这是事实。

????二姐,我现在唤你一声姐姐,是因为顾着你过去对我的照顾。

????否则,你想想,这事若让爹爹知晓了、祖母知晓了,整个侯府皆知后,你还能在陆家呆下去?”

????亦是近处了方察觉到嫡姐眸眶的异样,陆思瑾往前两步,几乎贴上眼前人,继续道:“姐姐是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心中都有数。

????我有我的秘密,你亦有你不为人知的事情,所以,各自后退一步,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陆思琼慌过而笑,近距离的凝视她,唇角微弯:“哦?两全其美?”

????“是,这样你继续做侯府的嫡二姑娘,我还是那个听话的庶女,不是很好?”陆思瑾直觉对方动摇,见好就收,友善了不少。

????毕竟自己身负的是人命,真捅了出来,她亦难得善终。

????谁知,对面的人笑着笑着,却突然后退了坐于雕花圆凳上,执起茶壶便替她自个倒了杯水,小口抿酌着,端的是闲情惬意。

????陆思瑾方要开口,后者即边把玩着杯壁边道:“这是威胁,或是与我谈条件?

????四妹,你未免太将自己想的重要了些。我若是真对付你,你就不可能到今日,现儿你恩将仇报,我只当过去那些年的感情白费了。

????如此不知悔改,我早说过,这回不会再纵着你。”

????“你!”

????陆思瑾惊诧:“为了甄五。同我鱼死网破,当真值得,二姐?”

????称谓两字咬得格外重,透着强调提醒的意味。

????“鱼死网破?”

????陆思琼却尽是嘲讽。她今儿得知身世后心中就忍着委屈,在荣国公府上压抑,在静安堂里强忍,如今只想发泄。

????她脸上没了往日的宽厚温善,斜着眼冷冷望过去,嘲讽道:“你信不信,就算你说出来,我还是陆家的二姑娘?

????你若是谦卑认错,我或可能心软迟疑几分,现在……呵。我都觉得早前就不该容你逍遥!”

????说完,径自起身,就要出去。

????陆思瑾根本没料到会发展成这样,都觉得刚刚自己是压对了,明明处于上风的是她。怎的一转眼,又变成二姐掌控自己的局面?

????她哪里知晓,心中有畏,方置劣势。

????陆思琼的身世,老夫人知晓,周家、蕙宁公主亦心知肚明,对她来说早就不是秘密。

????便是在得知的那一瞬间。很惧怕家人得到风声,恐无颜以对,可在祖母表态之后,这些便都不成了烦恼。

????之所以失落心情低潮,完全是因为过不了自己那关。

????她心中不愿承认罢了。

????至于眼前庶妹,其便是想闹得人尽皆知。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机会,且会不会有人相信。

????祖母能容得她那般?

????相较对方的慌乱紧张,陆思琼更为淡然平静。

????而正是这种反应,让陆思瑾焦心万分,眼看着对方就要开门出去。她的手自然抬起,触及头发银簪。

????将银簪卸下,握在掌中。

????脚步前挪的速度不快,很轻很缓,似有迟疑犹豫,却没有开口求饶。

????陆思琼是了解她性子的,便是背对于对方,亦觉得有所不对。

????然刚转身,余光便瞥见身后银光,顿时戒心大起,几步就绕到了侧边。

????“你心思竟这样歹毒,居然亲手如此对我?!”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陆思琼总觉得彼此间会有几分姐妹之情,谁能想到其狠心程度到了这一步?

????见杀意被发现,陆思瑾居然没有恼怒成羞冲对方扑过去,反倒是手指脱力,银簪便落到了地上,铮然出声。

????人则僵在了原地。

????陆思琼走过去,甩手便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对方左颊上。

????陆思瑾脑袋偏移,额前碎发凌乱,没有反抗没有动作。

????“来人!”

????听到唤声,方抬起眼眸,开口却只有一句“二姐”,再也说不下去其他。

????“你要是有点脑子,尽管在外胡言乱语,我倒要看看,你能闹到什么地步?”

????陆思琼眸光如刃,“这一巴掌,打的是你误我多年对你的照拂之情。

????你既将我视为仇人,千方百计暗算于我,我再包庇就真是我自己的冤孽了。

????你身后有人我知道,现在不说,那自己去对祖母交代!”

????外头书绘应声,推门而进,便见如此场景。

????自家主子满面怒意,四姑娘则很是狼狈的站着不动,泪眼满面,左脸微红。

????她顿在门口,小心翼翼的请示:“姑娘有何吩咐?”

????“送四姑娘去静安堂!”

????“二姐?”

????陆思瑾目露祈求,陆思琼看也不看,侧身嗓音冰冷,“你自己去交代,不然由我亲自说,你更不得好。”

????语气铿锵有力,不容反驳。

????闻者足下不动,仍噙着泪水无声注视。

????“还不送四姑娘出门?!”

????陆思琼催促婢子,书绘连忙应是,跨进屋去扯陆思瑾的胳膊,“四姑娘,请。”

????这场景,任谁瞧了都知四姑娘不会轻易顺从。

????果然,书绘的手刚触及其衣袖,陆思瑾便侧身一动,“别碰我!”

????说完,径自弯身,从地上捡起银簪,又缓缓戴上。

????她亦满眼冷漠,瞥着旁边人道:“出去,祖母那,我自己会去。”

????亦知对方不会听从自己,转身又同嫡姐开口:“我还有几句话。想问姐姐。”

????没得主子吩咐,书绘立在原地不动。

????陆思琼直问:“说。”

????“我姨娘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提起这个,哪怕再隐忍。恨意也都从眸中流露了出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她好歹是我姨娘。你口口声声说过去些年照拂于我,却不能原谅姨娘。

????二姐,你若诚心待我,怎会让我也经历这丧母之痛?”

????提及这,想起眼前人的身世,不由又添:“丧母?呵,现在想想也着实讽刺,你本没有立场……”

????陆思琼眼神一敛,直勾勾的望着她。就是没开口。

????陆思瑾抿了抿唇,却也明白要禁口,只重复的问她:“姨娘都已经到了庄子上,你瞧不见看不着的,如何还能烦你心神。何必要那么狠?”

????“谁告诉你,王氏的死与我有关?”

????或是被她误解的多了,陆思琼受这份冤枉,竟然平静如常,甚至连丝毫波澜都没有。

????她只觉得,庶妹的思维,越发难以理解了。

????“难道不是?”

????陆思瑾见她否认倒是更为不甘。情绪略微激动,牵动了脸颊的疼痛,坚持质问道:“姨娘身体素来康健,怎可能得什么急症便去了?我不信,定然是你!”

????“你若觉得是我,我亦不得法。”

????陆思琼懒得解释。神情疏远,“不过,王氏死有余辜,便是育了你,以你对我的所作所为。难道值得我给她记功?

????你今日这样,焉知没有她往日教养之过?

????何况,我便是真想弄死她,在侯府就可以下手,有必要那般大费周章?”

????她说得并不直白,却也不含蓄。

????尤其提到要弄死王氏时语调中的不屑,让屋内两人多为之一震。

????二姑娘,似乎也有些变了。

????陆思琼确实变了,以往的她还有几分温和耐心,但得知身世后的她,对侯府的依恋与留恋更为浓厚,似是越发想在这证明自己价值,提醒别人和自己,她的地位。

????年轻的闺阁之女,心气极强。

????哪怕,连她都不知做这些有何意义。

????只是想融入这个家的心思,格外强烈。

????今日当舅母跟她说自己不是陆氏女之后,她只是感叹难受,却从来没有想过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又为何要抛弃她。

????陆思琼不愿将自己想成那等可怜可惜之人,引别人同情,如怜悯的眼神,她是受不了的。

????是以,陆思瑾越说她身世,她心里的厌恶与不满便越多。

????还妄想与她做交易,两全其美?

????刚刚她若是妥协,以后就一辈子受制于人,陆思琼没有那么傻。

????“姨娘虽出身卑微,但也是清清白白的,哪像……”

????陆思瑾闻言后,条件反射的就想去踩对方短处,可说到一半对上其视线,自己就先住了口。

????须臾,她转身出屋,没有再言一语。

????书绘看得云里雾里,但身为奴婢,不该听的、不该知道的,就不会主动去记去想,征然过后,福身忙追上四姑娘,同去静安堂。

????陆思琼这才双肩一松,似卸了全身力气。

????摇摇头,抛去所有思绪,进内室和衣躺倒床上。

????什么都不愿去想,亦不愿面对,只盼片刻的宁静。

????轻轻的闭上眼,还没凝绪,竹昔的声音就在外响起:“姑娘,三姑娘来了,要见您。”

????陆思瑜?

????陆思琼总觉得亏欠了这位堂妹,本想婉拒却又知陆思瑾刚离去,拒之门外显得太过明显,只得坐起身,很是无力的开口:“请她进来。”

????说来也内疚,让她在祠堂待了那么久,也不知二婶母的误会消了没。

????p:

????前几天的断更,行衣实在抱歉,今天会多更几章的~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