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一百二十一章嘚瑟

第一百二十一章嘚瑟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思瑾穿了身茜红色折花上衣,月白色的挑线裙子,耳上缀着翡翠水滴坠儿,伴着金钗上的玉珠流苏,颤悠悠地晃在颊边,映得肤光似雪,妩媚撩人。

    她气色红润,一脸娇羞的走进来,眉宇间色彩飞扬,哪看得出半分病态?

    走在她身后的男子年约双十,着了墨绿色的丝绸袍子,身姿挺拔,只表情略显得僵硬。

    待近了身,方看清这位秦爷秦沐延的样貌相差秦相极远,在京都名门贵子弟中只能称得上中人之姿,只气度投足处并无过人之处。

    陆思琼的视线不由又挪向小鸟依人般偎男子而立的陆思瑾,锁眉凝眸,颜色不定。

    “女儿给母亲请安。”

    陆思瑾俏俏然的福身,又转向已端坐在主位上宋氏的身侧人,唤道:“二姐姐好。”

    话落,她侧首抬眸,含着笑介绍嫡姐身份。

    秦爷只微微作揖同宋氏打了招呼,闻言这才将目光投向陆思琼,严肃的容色稍露松弛,开口语调微长:“陆二姑娘?”

    四个字,像是被他含在舌尖细细品味了番,眼神更是意味深长。 她刚还说不认识什么秦爷……

    陆思琼还真是冤枉,然此时此景,亦最好顶着压力回礼。

    外客来访。无人如何宋氏都是要给足庶女颜面的,请人入了座,表聊了起来。

    基本上都是陆思瑾在说话。谈的无非是定亲的事,秦爷偶尔附和几句,态度称不上殷切热情,但每每提到定亲日子等事宜,他都遂了陆思瑾的意。

    众人眼中,一副对未婚妻千依百顺的宠溺模样。

    陆思瑾则很是欣喜的同嫡母商议,始终是语笑晏晏的样子。更时不时的拉了陆思琼,“二姐。你觉得选在七月十可好?

    虽说日子赶了些,可定亲这种事说来也就那这样,重要的是人而不是那些繁文缛节,是不是?”

    她一脸诚恳的征询长姐意见。然不待人答话又连道:“唉,瞧我都给忘了,虽然外面都在传你同龚家二爷的好事,可到现在也没真正定下来。

    都怪妹妹糊涂,原还想着姐姐您有经验,好替我参谋一二。” 按陆思琼原先不肯吃亏的性子。定是要回击她几句的。

    可瞥了眼其旁边径自喝茶浑然好不过问在意的秦沐延,顿时就将话收了回去,只淡淡接道:“妹妹确实是好快的速度。我这不过出了一日府,你便要定亲了,早之前可是一点预兆都没有。”

    陆思瑾到底还是爱逞一时之快的头脑,听完这几句话没有细想脸上笑容更甚,快口回道:“不是妹妹快,而是姐姐你耽搁得太久了。

    永昭伯府好歹不是寻常侯爵府邸。许是蕙宁公主另有打算,要好好忖度龚二爷亲事还不一定。”

    等自己的话音落下。不消旁人说她,陆思瑾自个就反应过来了。

    陆思琼这是明摆着在冷嘲自己,说她瞒了家里人同外面男子暗有私情,这不随随便便的就引了男子上门提亲。

    而她当时,却是蕙宁公主与荣国公府两府商议下来的,更是请了沐恩郡主做媒,亲自登门拜访祖母。

    如此一对比,这什么速度快,就成了她与人私定终身的意思!

    她面色一白,转头去看秦沐延。

    后者径自把玩着手中茶盏,盯着那碧绿的茶水晃悠悠的摆弄,好像根本没将她俩的对话听进去。

    陆思瑾心急,又不敢去唤他,表情有些不自在。

    宋氏见庶女似是明白了过来,也不说破,只最后象征性的总结了几句,随后问向秦沐延,客套道:“爷觉得七月十二府办个宴席可妥当?”

    “陆夫人您决定就好。”

    他这才搁下茶盏,若有所思的抬头,目光淡淡的扫过宋氏,又落在陆思琼身上。

    饶有兴味的眼神,毫不遮掩。

    陆思瑾自然也察觉了,心中不悦,面上则不露声色。

    宋氏心知其他事在静安堂定是与老夫人都谈得妥当了,这二人才会到这儿来,如此一时倒没了话题,刚要再说些什么时,只见秦沐延已然起身。

    他告辞欲要离开。

    宋氏没有强留,招手正要让婢子送出去,秦沐延又开口:“无需麻烦,让阿瑾送我便可。”

    陆思瑾自然乐意之至。

    既然都谈好了亲事,即便还算陌生,但人家开了口,宋氏也不好拒绝,便顺其之意对庶女吩咐道:“你且好好送爷到门口,别怠慢了。”

    “是,母亲。”

    陆思瑾随即起身,走前扬起秀眉,笑看了眼陆思琼。

    后者莫名其妙,她就算与人定亲又如何,自己根本不关心好么?

    到了锦华堂外,秦沐延驻足睨了眼身旁人,后者很自觉地落后一段距离,小步行在对方身后。

    “越发有主意了,都威胁我来提亲了。”

    阳曦下,秦沐延微微勾唇,笑得诡异。

    陆思瑾根本不敢答话,她垂着脑袋,心跳得极快。

    自己在陆家并无多少分量,且不论二姐身份如何,侯府定然绝不会为了一个毫无价值的自己而舍弃她的。

    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

    既如此,她唯一所能依靠的,就只有眼前人。

    将他引来陆家,是她的一个赌。而现在形势,该是赌赢了。

    但面前男子,显然不是好算计的,心有余怒是必然,陆思瑾不敢在这时候为自己辩解。

    她就这样惶恐得站着,没想到下一秒是手却被人握在掌中。

    其掌心宽而有力,在这酷暑的日子里,指尖却有些凉。

    错愕的抬眸,正对上秦沐延深沉的眸子。眼前人抬起另一只手,替她将碎发拢到耳后,随后只见他缓缓低头,惑诱的嗓音响在耳旁:“怎么,是真的想给嫁我?”

    不知为何,陆思瑾点了点头。

    秦沐延笑意更甚,接道:“那、如你所愿。”

    说完,牵着她的手往前。

    明明是初次来德安侯府,却对府里的环境路道格外熟悉。

    陆家下人见了,只当是未来四姑爷与四姑娘情意爱深厚。

    然到了大门口,临上轿时,秦沐延话锋一转,肃然道:“该记起来的事情赶紧记起来,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说完,弯身进轿。

    陆思瑾盯着远去的官轿,双肩却忍不住轻颤。

    她是真看不懂这个男人,前一刻还情意绵绵的与她说出愿意娶自己的话,怎么转眼间又恢复成了过往的语调?

    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久久都不肯将视线收回。

    听雪是一直远远跟在其身后的,此刻见主子仍站在那不动,不由过去提醒:“姑娘,爷已经走了,回府吧。”…

    “回去又能如何?”

    听雪唇瓣一抿,留意到对方心情不好,宽慰道:“爷听说您的处境之后,这么快就过府提亲,可见是在意您的。

    如今亲事已经定下,姑娘往后就是秦家的少奶奶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陆思瑾不接话。

    她哪里不清楚,这秦沐延在意的并非自己,而是那件事。

    瞧刚刚一看到二姐,心思就没集中过。

    可是,现在这结果,不就是自己要的吗?

    没什么好悲叹不满的。

    终是转身,回了内院。

    原想着直接回兰阁,听雪却与她说道:“刚离开的时候,宋妈妈让奴婢传话,道夫人要您送走爷之后再回趟锦华堂。”

    陆思瑾的脚步一滞,语气阴阳怪调:“二姐在那里,我去做什么?”

    转念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怕是觉得我如今有用,现在想起拉拢了。之前我在兰阁被禁足那么久,可见她过去看过我一回?

    说什么公正,还不是现实,以往只巴着二姐一个。可之前在兰阁知道我为什么受罚的原因后,还不是恼恨二姐的隐瞒?

    不过是对我耍耍主母威风,真要在周家人面前,哪次见她这样过?”

    听雪听她如此说宋氏,亦不好接话,只是紧张的两边张望,看有无过往来人。

    而陆思瑾在不乐意,也得去见宋氏。

    还没进院子,正巧碰到离开的陆思琼,她复又恢复了早前神色,笑吟吟的唤对方“姐姐”。

    陆思琼应付了阵子宋氏,此刻还真不愿逗留,见其又是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直言道:“好了,心里厌烦了我,面上又何必装模作样的?”

    陆思瑾倒没料到对方会这样直接,微滞之后笑容不减,“姐姐不也是这样吗?说的好像就我言不由衷一般,你在人前不还是维持着好姐姐模样?

    啧,瞧姐姐脸色不太好,是因为见不得我好?”

    “你又有什么我见不得好的地方?”

    陆思琼不禁失笑,眼前这人还是过于稚嫩,计较这些颜面问题,她冷冷添道:“过得好不好,自个儿心里明白就好。”

    说完,绕过她就远去。

    陆思瑾气得直跺脚,愤愤道:“她什么意思,我怎么就不好了?我偏要让她知道,我过得比她更好!”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