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一百二十二章顶撞

第一百二十二章顶撞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至此,陆思瑾与陆思琼算是翻了脸。

????她当着主母与众婢仆的面,直言让嫡姐难堪,仗着秦家爷为依靠,如此大胆,与过去谨小慎微的行风可谓大相径庭。

????锦华堂的院子里,下人们还在私论四姑娘今儿对二姑娘示威的事儿。

????说得尚还火热时,乍见陆思瑾走了进来,忙止住话题,恭眉顺眼立得笔直,行礼问安。

????如今的四姑娘,已不同往日。

????陆思瑾得了敬重,心下喜然,仰头直入主屋。

????红笺福了身请她入内,宋氏早就侯在屋里,待庶女过了礼便屏退左右,“瑾姐儿,过来坐。”

????“是,母亲。”

????她不急不躁,淡然的神态同往日诚惶诚恐的模样相差甚远。

????宋氏不由刮目相看,心中暗道过去走了眼,思绪微沉。

????陆思瑾正襟危坐,双手交叉于身前,表情一丝不苟,一副任由对方审问的架势。

????宋氏确实是要质问的。

????她身为侯府夫人,身下女儿频频遭人求亲,竟都不等自己这个母亲做主,还都是毫无先兆的,如何能无所谓?

????丈夫问起时,自己怎么交代?

????琼姐儿是因为有荣国公府,且从来就不是好处的性子,当初沐恩郡主突然造访,替她与龚家二爷做媒,虽说是诧异,然到底还在情理之中。

????是以,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老夫人与丈夫问起,能推到周家老夫人身上,自己亦不算失职。

????可今儿这遭,瑾姐儿被人求娶,养在深闺里的姑娘,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竟然与外姓男子暗通神曲,做出如此不知羞的事情,她这当母亲的,都无法与人说法。

????“你同秦爷是何时相识的?”她直白询问。

????或是意料之中的问话,陆思瑾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早之前女儿随您去死法华寺上香的时候,有次适逢爷也在那,远远的有过一面之缘。”

????宋氏信佛,没出阁的时候与宋太太就常去佛寺,待嫁进了陆家,亦没改去这个习惯。

????逢初一十五,若是得空,都会出门,往日亦常带着身下儿女。

????陆思瑾过去表现得百依百顺,又听话又安静,出入经常带在身边。

????她这答话一出来,宋氏哪里想得起是哪一趟?

????且这回话太过自然,显然是早就备好的说辞,她虽不满,却也寻不到错处,只好作罢。

????然开口语气终归有些不自然,“没想到我们家瑾姐儿这样大的本事,人秦家爷远远瞧你一眼,就上门来求亲了。”

????刚刚那副熟稔的样子,哪里像是只一面之缘的?

????她沉眸望着庶女,压抑着心下恼火。

????这些个年轻的,仗着都有显赫的夫家做后盾,便都不将自己放眼里了?

????说起来也是纳闷,怪不得老夫人都要说陆家的姑娘有造化,一个永昭伯府、一个相府,可都不是普普通通的贵勋名门。

????陆思瑾自然听出了嫡母话中的情绪,却只当不觉,柔声回道:“女儿也不知他会突然登门求亲,不过爷如此,或是心疼女儿受委屈吧。”

????她这矫揉造作的模样,宋氏着实看不下去了,起身居高临下道:“委屈?家里何时给过你委屈受?”

????话落想起早前的禁足,冷冷再道:“你谋算家姐在前,篡改懿旨,又害甄五姑娘在后,件件都是回家灭顶的大罪,若是被捅出去,不说你的小命,就是整个侯府都要被你牵连。

????老夫人不过是罚你闭门思过,难道还要喊冤?”

????“母亲,你不能只说我一人。”

????谋杀人命的事,陆思瑾到底心有不适,然没表现出来。

????站起身与之对视,语气颇有几分恼火:“你只晓得我做这些,那二姐呢?她私藏懿旨没告诉府中,又想违抗,那可是太后懿旨,难道罪名就不大了吗?

????还有,她私结异邦,夜宿他府,这一桩桩难道都不是?”

????她从小就讨厌宋氏的这种偏袒。

????好似陆思琼做的,不管对错,都不重要,府里替她隐瞒是理所当然的。

????而自己处处小心,谨慎的服侍长辈,没有换来一句好话,最终但凡一点过错,就能被处置。

????宋氏没料到对方会这样回话,一时竟无言以对。

????二人如此站着对视,陆思瑾一改过去懦弱,毫不服软。

????竟是一点都不给嫡母颜面。

????屋内沉静了许久,宋氏刚要再开口时,对方突然就一欠身,语气冷硬道:“母亲若没其他事吩咐,女儿想先回去休息了。”

????她的“病”,还没好。

????闻言,宋氏怒积于心,她咬牙一挥手:“下去!”

????待人出了屋,右手狠狠的一拍桌案,“好大的胆子,这字还没一撇呢,居然敢跟我拿乔,瑾姐儿简直……”

????停顿了半天,气得自己冷抽气,却没说出何形容词来。

????她实在没料到,一夕间庶女会变成这样,都敢当面顶撞自己。

????宋妈妈进屋的时候,宋氏尚余怒未消,整个人气得牙根打颤,随手胳膊一甩,便将案上茶盏挥到了地上。

????“夫人,怎么了?”

????其实看四姑娘刚走出时的模样,便能预料到屋内谈话并不融洽,她虽然早前就觉得四姑娘不简单,可也是到今日才晓得原来对方傍的是秦家。

????秦家爷,太子*里的人呢。

????听到近侍的声音,宋氏勉强压了那份气火,自鼻间发出重重一声,“呵,瑾姐儿当自己如何了不得了,她居然想和琼姐儿比?

????琼姐儿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出身?一个低贱婢子生的东西,以为拢到了秦相的兄弟,便成了凤凰,如此不把琼姐儿和我放在眼里。”

????宋妈妈显然也是意外,没想到那怯怯弱弱的四姑娘敢这样,只当对方说话没如了主子意。然想起之前四姑娘对二姑娘说话时的语气,倒也不是很难理解。

????她连二姑娘都得罪了呢!

????“夫人息怒,四姑娘不过是一时得意,便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她就算嫁了秦家爷,也还是陆家的姑娘,没有侯府,她往后又能怎么样?”

????宋妈妈分析着,随后含笑又道:“秦家虽说显赫风光,可秦家爷早就自立门户,他根本不受秦老夫人待见。

????往日相府办席,可见过他的身影?现在大家不过是给相爷几分面子,又因为他在替太子殿下办事,所以敬重几分。

????四姑娘还真当他了不得了,竟忘了二姑娘的表姐可是太子妃娘娘,这秦爷再如何也是东宫里的一个奴才,她如此不自量力招惹二姑娘,将来有得她受。”

????“琼姐儿……”

????思及这个自己素来好生对待的嫡女,宋氏眉间忧愁不减,凝了凝神轻道:“我瞧着最近琼姐儿也有不对劲,且不管她与瑾姐儿私下发生过什么,但观老夫人的态度,对琼姐儿也不似过去般疼爱纵容。

????今儿她那意思,说是让我提醒,可警告琼姐儿的意味更多。”

????“二姑娘的事,怕只有老夫人清楚了。”

????宋氏沮丧,“罢了,琼姐儿从来不是掌控之人,我现在是愁瑾姐儿。这丫头被关了些日子,性子都变了,我看着以后这府里可有的精彩呢。”

????“这不过是一时的,夫人何必与她计较?”宋妈妈不甚在意。

????宋氏心中堆着烦心事,也不愿多说,让人将地上碎片拾掇了,便一个人坐在屋中。

????陆思瑾是由红笺送出去的,到了院外没有马上离开,反而一改好颜色,转身从手上褪下自己的玉镯,递过去道:“好姐姐,上回的我病的时候,亏了你在母亲这说好话。”

????红笺微愣,没料到如今风光无限的四姑娘会对自己这样好。

????她也不是没眼见的,主院里当差的人,心知利害权衡,推拒着福了身惶恐道:“姑娘您这说的是哪里话?

????那日听雪过来,我不过只是报了个信,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您往日待奴婢这么好,这个着实不敢担。”

????“当得当得,给你就收着。”

????陆思瑾笑的和善,两人双手推在一起,很快速的就塞到了对方手中。

????“你要是不收,便成了同我见外了。”故作生气的模样,逼得对方不得不收。

????她见红笺亦是个开窍的,好言再道:“我到底年轻不懂事,姨娘去的又早,如今孤身在府里,也没个帮衬的。

????姐姐你也不知道,我比不得二姐出手大方,身后亦没有周家那样的人家。以往在母亲这的时候,就独你待我最好,我是记在心里的。

????以后,还是要烦姐姐帮我留意下,省得我何时恼了母亲也不自知。”

????“姑娘您客气了,这个放心,奴婢能做的自然尽力而为。”

????红笺心中美滋滋的,上一回得了个镂金步摇,这回没想到是个玉镯。

????府中年轻的姑娘并不会戴这些,她常年跟在主母身边,对玉也有所辨别。

????四姑娘刚递来的镯子,一瞧就是好东西。

????她不禁对四姑娘的身家另做估算。

????何况,不过就是偶尔替她说几句话,也不算背叛夫人,她当然不会拒绝,又欠身道了谢。

????陆思瑾这方离去。

????待转身,正对上院门口的绿莲,对方正目光异样的望着她。

????红笺心中一冷,自己是背对着院口,差绝不到,可刚刚面向自己的四姑娘,不可能不知道!r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