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一百七十三章龚家双姝

第一百七十三章龚家双姝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简单寒暄过后,几人一并由王府侍从引路,转进内院。

    陆思琼被甄周氏牵在手中,同甄颜站得很近,后者时不时“琼妹妹”的称她,聊上几句。

    她面上应对得体,但近处了,陆思琼能感觉到,对方并非真的热情,且总是朝一边沉默不语的甄二夫人看去。

    甄家,到底不可能完全不介怀。

    亦在情理。

    只是,陆思瑾一直插话,很有与甄颜交好的意思。

    陆思瑜则显出几分无措,显然不善与生人往来。

    不知是否甄颜生性极好,还是她们已在秦家见过,对陆思瑾亦十分友善,不见丝毫不耐。

    王府沿边百花盛放,葱郁成林,假山层峦叠嶂、浑然天成,深处细水涔涔、聆听作响,很是悦耳。

    一路行去,凉亭之内,花园偏隅,已有人三五成群的小聚团坐。

    她们来得不晚,可这四下的热闹,显然已有好些府邸到了。

    敬王妃在大厅会客,她们进去的时候,众人视线投来,甄周氏几步过去,笑着行礼:“给王妃娘娘请安。”

    宋氏自然照做。

    也好在是一道,否则难免尴尬,她十分紧张,这座上的夫人们,认识的并不多。

    敬王妃同甄夫人是识得的,二人常去皇后宫中,并不陌生。至于德安侯府的这位陆夫人,她虽没见过,可却不会失礼,含笑着点头而过,请人落座。

    甄周氏就势将陆思琼介绍给对方,“王妃,这是我外甥女琼姐儿。”

    敬王妃本就极有探究的打量着随陆夫人进来的三位姑娘,毕竟这德安侯府本不在她的宴请名单之内,是后来太妃做主,让她特地请来的。

    自己儿子的婚事,她这当娘的在意,太妃自更重视。

    就这个档口。请来陆家的姑娘,敬王妃必然要细想一想。

    陆二姑娘是常听人提起的,她过去也曾在宴会上见过数面,虽没有认真了解过。但并不算完全陌生。

    可不关注并不代表没有耳闻,这位荣国公府的表姑娘,从小在周老夫人跟前长大,现已由沐恩郡主说媒,许给了蕙宁公主与建元侯的独子。

    敬王妃对龚家可是相熟。公主府自更不必说,以前刚听说这门婚事的时候还十分疑惑,可现在再看陆二姑娘,袅袅娉婷的站在这,容貌气质皆佳,倒是个妙人儿。

    但这种贵女,世家名门中并不少,就算她姿色一绝,可娶妻娶贤,颜色过人又能如何。这定不是龚家认可的关键。

    以她的了解,蕙宁公主其实并非顶好性格的人,对事对人都多有挑剔。

    敬王妃望向眼前少女的目光,越发深邃起来。

    陆思琼对她恭敬福了身,并不多话,安安静静的立在那。

    陆思瑾见状,上前两步,跟着欠身请安。

    突兀的声音传来,敬王妃下意识眉头微蹙,看过去时眼神称不上严肃。只让对方免礼。

    可如此,倒是让陆思瑜不知所措了,自己要不要也跟着主动上前?

    才刚坐下的宋氏没有错过王妃的那一瞬表情,连忙又站起。【爱书屋】心中更是一紧,人家甄夫人替琼姐儿引进贵人,她出个什么风头?

    但这种场合,敬王妃没表现出不悦,她亦不好冒然告罪。

    故,只得硬着头皮开口:“王妃娘娘。这是我们家瑾姐儿,族中行四;旁边的,是我们府的三姑娘瑜姐儿。”

    敬王妃颔首,陆思瑜这才行礼问安。

    陆思瑾隐约察觉到了不妥,未敢再开口。

    正尴尬间,年长的嬷嬷进来通禀:“王妃,永昭伯夫人来了。”

    永昭伯夫人,便是龚家的大夫人常氏,出自康郡王府。

    她是龚家的主母,身份贵重,闻得此言,众人皆正了正身姿,翘首朝门口望去,敬王妃更是让身边亲信去门口相迎。

    顷刻,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入目的首先是雍容华贵的永昭伯夫人。

    她一身真红纻丝大袖衫,外罩云霞翟文钑花金坠子的褙子,深青色金绣云霞翟霞帔,底下的长裙尽是横竖金绣缠枝花,看着富丽堂皇五彩辉耀。

    高髻上缀着珠牡丹和金宝钿花几件首饰,满脸和善笑容,一步步走得极稳,看起来大方从容又不喧宾夺主。

    她是惯参加这等宴会的,纹条有理的与众夫人打了招呼,领着两个女儿坐在敬王妃身旁。

    永昭伯夫人的亲闺女早已出嫁,此行只带了府中的七姑娘龚玉锦和八姑娘龚玉容,一对双生花,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中等个子。

    因着是龚家的人,陆思琼忍不住就打量过去。

    离永昭伯夫人较近的女孩身材微丰,满头珠翠,锦衣华服的立在那,眼角向上微挑,波光流转间,有种不容人忽视的美。

    其身后的女孩,虽同她一般的白皮肤,五官亦是一样的精致,但衣着妆扮都低调许多,乖巧柔顺的站着,娇娇小小的,迎上人视线时笑意殷殷。

    她心中微感困惑。

    龚陆二府将结秦晋,前阵子宋氏亦去永昭伯府见过常氏几回,此次亦不敢怠慢,近前寒暄了几句,倒让人忘了之前尴尬的那幕。

    永昭伯夫人对未来的侄媳妇很感兴趣,特地将陆思琼唤到跟前,眯眼端量了一番,侧首看着宋氏同众人说道:“这德安侯府真会养人,瞧陆家的姑娘们一个个都长得跟花儿一样。”

    说完牵了少女近前,又赞道:“一看就是个招人疼的,怪不得公主那么中意你。

    你们是不知道,前阵子我那侄儿还催着定亲呢,是巴不得陆二姑娘早些及笄,好娶进门来。”

    闻者皆笑,陆思琼面色泛红。

    蕙宁公主是眼前人的弟媳妇,妯娌身份那般高贵,又不是同住一府,陆思琼原以为永昭伯夫人同她感情不会太深,没想到会对自己如此热情。

    不说其他,就刚刚那几句话,这在座的可都是聪明人,哪能听不出她这是让大家把自己当龚家人看待的意思?

    陆家门第不复以往,宋氏从刚进屋开始,除了甄周氏,实则并无多少人与她攀交。

    但永昭伯夫人如今一语,众夫人随即附和,纷纷夸起陆家的三位姑娘来,当然,以二姑娘最甚。

    陆思琼连忙欠身,“夫人您谬赞了。”

    后者一笑,语气越发慈和:“二姑娘不用拘着,往后都是一家人,你若不介意,喊我声大伯母即可。”

    这、陆思琼既惊讶又羞涩。

    宋氏见她呆着不动,轻推了她下胳膊以作提醒。

    陆思琼硬着头皮,在众人的笑声下,再次同永昭伯夫人欠身:“大伯母。”

    心中却忍不住腹诽:龚大夫人也太不讲究了吧?现在可是连亲事都还没订呢。

    永昭伯夫人无疑是看着蕙宁公主颜面才如此抬高陆思琼,她虽是龚家主母,而建元侯在族中只行第三,可她却不敢同三房摆长嫂的谱。反之,伯府昌隆,往后还得多仰仗着她们。

    这位陆姑娘,出身是平平,可耐不住今后的好前程。

    凡哥儿的本事,她这当亲伯母的到底也有所了解,陆思琼今后妻凭夫贵,现在让她和陆家在众人跟前得了脸,以后总能记得自己的好。

    她又唤了两位女儿上前,“快见过你们陆妹妹。”

    龚玉锦龚玉容两人一左一右,将陆思琼围在了中间,友好的见了礼。

    陆思琼这才弄明白,打扮较为明丽的那位是七姑娘,此刻多是她开口在说;而沉默少语的则是八姑娘龚玉容。

    主位正中,多是夫人们交谈,姑娘们与长辈们见礼之后,就到了旁边隔间的圆桌前说话。

    陆思瑜和陆思瑾自然是跟在长姐身后,心中无不羡慕。

    这般万众瞩目,不仅有做姨母的甄夫人帮着说话,连堂堂永昭伯夫人都如此抬举,更能在王妃跟前得脸,谁见了都夸她几句。

    虽说刚刚龚夫人也夸了她们,可谁不知道是沾了二姐的光?

    这还只是几家人呢,待过会蕙宁公主与荣国公府的人来了,肯定又要把她唤过去。

    以前,她们只知道陆思琼跟着周家人从小游走世家贵勋之中,识得很多贵人,但也只是听说,从不曾亲眼见过。

    毕竟,若太妃寿诞这等层次的宴席,寻常的她们根本没机会参加。

    今日真是头一遭,也是初次感受到了自己的低微。

    在偌大的京城里,他们德安侯府根本算不得什么,过去也就只有胡家姑姑和表兄表姐们过来。

    失了势的侯府千金,在外面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也怪不得,胡家攀上相府之后,姑姑连侯府都很少来了。

    认知到这点,堂姐妹心中都有些酸楚。

    陆思琼被龚玉锦拉着手,突然掌心一空,感觉到对方松开。抬头看去,只见眼前人很是探究的盯着自己。

    半晌,突然只听她喃喃出声:“原来他喜欢这模样的女孩子。”

    他?

    正好奇着龚七姑娘怎么突然说出这话,旁边的龚玉容已启唇解释:“陆妹妹不要见怪,我姐姐的意思是,平时在家总听二哥哥提起你,一直也没机会见见。”

    陆思琼想来也是,只红着脸点头。(未完待续。)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