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屋 > 闺趣 > 第二百零九章等待

第二百零九章等待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十那日,秦夫人甄氏亲自登门,替秦沐延为陆思瑾向侯府提亲。老夫人自没有不应的道理,百般客套的招待着。

    秦甄氏已然显怀,身边围着一堆婆子丫鬟,端的是小心谨慎。落在陆家女眷的眼中,难免自持身份,不见些许该有的诚意。

    她自始至终都神色淡淡,午后由着老夫人和宋氏作陪在花园里逛了逛,便提出去兰阁坐坐。

    显然是有话要谈,老夫人交代孙女好生招呼。

    等进了兰阁,秦甄氏的面色便彻底落了下来。

    她似乎有些疲倦,也不碰眼前的茶,睨着身边人吩咐道:“去把你二姐姐叫来。”

    陆思瑾不敢有违,忙打发南霜去请。

    惴惴不安的立在一旁,不时觑着对方表情,心中止不住的揣测探究。

    陆思琼很快就来了,像是意料之中,她进屋同秦夫人见了礼,便开口询问:“不知夫人唤我过来,是有何事吩咐?”

    她盈盈而立,不急不躁的模样瞧得甄氏心中别扭。

    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一番,像是在思虑什么,须臾只望向陆思瑾:“你们退下,这屋里不用人伺候。”

    她俨然是将人当奴才打发吩咐了。

    陆思瑾看了看嫡姐,又望向一脸严肃的甄氏,挥了手带人退至屋外,又将房门合上。

    秦家的侍女紫云守在廊下,面无表情的请其他人离开。

    陆思瑾想站在廊下窃听会都没有机会。

    屋里的光线顿时不似先前明亮,甄氏神情愈发晦暗难辨,陆思琼的视线落在对方抚在腹部的手上。养尊处优的贵夫人,一双柔荑纤秀白嫩,戴了金掐玉丹珠戒指的五指微微弯曲,透着护犊的意味。

    甄氏亦留意到了对方的目光,抬头笑盈盈的看过去,“还有三个多月,我的孩子就要生了。”

    这话,依着两人明面上的关系。说出来显得突兀。

    陆思琼心底骤紧,莞尔轻道:“恭喜秦夫人。”

    闻者很高兴,含笑再道:“陆姑娘觉得,我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个,夫人该询问太医才是。”陆思琼不置可否。

    甄氏落在腹上的手轻轻抚了抚,抬眸看她:“我听说陆姑娘师承名医,杏林之术十分了得。”

    “夫人过誉了,不过是幼年跟着照料身子的郎中学了几年。谈不上什么名师。”

    对于她的否认,甄氏也不点破,只微微扬起唇角,一脸幸福:“看不出来,也没什么打紧的。我家老爷说了,孩子是男是女都没关系,他都一样疼爱。”

    说完别有深意的抬头,凝视着少女双眸,继续道:“毕竟,我这怀中是他的亲骨肉。是相府名正言顺的孩子,与那些来历不明的可不一样。

    不过,我却想要个儿子,是个儿子就是秦家的少主,我们老爷也就不用去惦记旁人家的,陆姑娘您说是不是?”

    她看着和蔼亲善,每句话都强调着“陆”这一字,咬音极重。

    她果然知道了,陆思琼无奈的承认这一事实。

    毕竟,甄家的实力不可小觑。自己的身世。秦相和周家的保密事宜做得再好,有心人想要查,总是有迹可循的。

    只是不知,是只眼前人知晓。还是整个甄家都知道了?

    既如此,她亦不是装傻充愣的性子,“夫人都查出来了?”

    甄氏嗤笑了声,很不以为意的样子:“我是秦家的主母,老爷有什么事不与我说,何必要我亲自去查?

    陆姑娘。咱们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我是不会允许你进相府大门的。”

    她的眼底有火,是嫉妒的怒火。

    以她的性子,能克制到这个地步,已属不易。

    “便是夫人允许,我也不愿。”

    陆思琼坦言:“我知道夫人憎我,只是此事您若强与我连上干系,那只是因为我出现在了这个世上。

    如今的一切皆非我所愿,德安侯府的人对我很好,我有我自己的人生,满足当下,并不想有什么变数。

    说来,我与您的想法是一致的。”

    闻言,甄氏手扶着腰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你说的,是真心话?”

    陆思琼颔首,“我没有欺瞒您的道理。”

    后者表情松动,敛去了那份冷意,“你今儿说了这话,来日便不要出尔反尔。为着老爷,此事我替你隐瞒下来,否则一旦泄露出去,想必你也知道后果。”

    她这语气虽带着恐吓的意味,陆思琼却有几分欣赏眼前人了。

    甄氏,是真心爱着秦相的。

    一个女人,竟能做出这样的让步!

    明知丈夫心系他人,甚至为着旁人生的女儿费尽心思,若换做一般人,怕早就闹得人仰马翻了,还怎能如此平静?

    毕竟,甄府有那个能耐,秦夫人原是不用受这种委屈的。【爱书屋】

    可是,她忍下来了,甚至不曾像之前那般,给自己冷脸。

    陆思琼福了身,再开口时少了丝戒备:“你我想法一致,有些事思琼不愿意,也还要夫人帮忙才好。”

    “这个自然。”甄氏高傲的转过身。

    此行远比她想象得要顺利,她亦乐见少女的识相。

    既然该说的都说完了,即言道:“如今二府喜结秦晋,之后便是亲家,此次多谢二姑娘作陪了。”

    “夫人客气了。”

    话虽有了终结,可陆思琼心中尚有一事,犹豫着仍是问了出来:“夫人,年前和敏郡主登门探视我病情,见我院中一奴服侍到位,说是借去了,可烦请您回去后帮忙看看,何时才送回来?”

    甄氏虽蛮横,却很聪慧,自听出了话中深意,应允道:“我回府帮你查查。不过,既然是郡主跟你借用的,我们秦府肯定不会怠慢了。”

    “多谢夫人。”

    与她说话,不似和秦沐诗打交道,倒是轻松许多。

    陆思瑾就站在院子里,眼见着嫡姐出来,迎上前轻道:“姐姐要走了?”

    “嗯,你好好陪陪秦夫人,莫失了礼数。”

    她随口说了句,径自离开。

    陆思瑾上阶,入内行了礼唤道:“秦夫人?”

    后者上下仔细看了看她,眼眸一笑:“身段倒是长开了,年纪却有点小,还需再等等。”

    听到这个,少女面颊一红,垂下脑袋,羞涩得没有接话。

    “长幼有序,听说你二姐的婚期定在明年?”

    “是,公主府做的决定,初定在明年七月,只日子还没有选定。”

    甄氏点了点头,眼神微邃,“那看来老八想娶你进门,还有些时日。”

    话落,立起身又道:“陪我去与你祖母母亲告个别,我也该回府了。”

    “夫人这就走了?”

    见其望过来,陆思瑾忙接道:“我这就送夫人过去。”

    她小心搀扶着身边人,心中异样,感觉并不好。

    秦夫人说是来她的兰阁里坐坐,可才坐下就把二姐姐请了来,关起门说了那么会子话,二姐姐一走她也要走了。

    这哪里是有半分为着自己的意思?

    但她并不敢将这份不悦表现出来,在甄氏明面,她一向温顺乖巧。

    这一日,四姑娘注定成了府中焦点。

    亲事真正定下,老夫人很高兴,晚上在静安堂设宴,阖府欢庆。

    陆思瑾如愿以偿,喜不自胜,吃了好几杯酒。

    回到娇园,早有人侯在了那。

    她站在院中瞥见里面的颀长身影,忙挥手打发了南霜等人下去。

    提足入内。

    门扉紧闭,烛光浮动,男女交颈的身影落在轩窗上,掩不住那不尽的缠.绵。

    又过了几日,朝中传来龚家军班师回朝的捷报。

    陆思琼身在深闺,亦抵不住兴奋。

    接连高兴了好几日,没事的时候就盯着院门口瞧。

    好似下一刻,那人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这一仗,龚景凡足足去了小半年。

    人在京中的时候,不觉思念在意;这一离别,倒真否认不了那份惦记。

    十四的午后,公主府派来马车。

    来人同老夫人道,元宵将至,蕙宁公主独自在府中,忧思丈夫亲子,想接陆二姑娘过去共度佳节。

    陆家没理由拒绝。

    乔嬷嬷迎着她进府,边走边道:“往年公主便想将姑娘接来,只是怕落人口舌生出事非,所以才迟迟没有动作。

    不过才一年光景,如今已名正言顺了。”

    陆思琼亦跟着笑,颇有些矜羞。

    说来,她虽然唤蕙宁公主一声“姨母”,但过去不知身世时是随着灵表姐她们一同唤,心中总恪守着规矩;

    而如今,即便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嫡亲姨母,但不是自幼亲近的,感情也不自然。

    说到底,她还是将蕙宁公主看做未来婆婆的身份居多。

    现其中有着这层关系,便如何都不可能自在了。

    蕙宁公主见她拘谨,心中亦是了然,并不强求,只握着她双手柔道:“今年元宵,你我二人一同在这府里过。”

    “您不用,去宫里吗?”

    “近来太后身上不太好,我白日去宫中侍疾,晚上便回府了。永昭伯府那边我也推了,琼姐儿你长这么大,姨母还没和你一起过过元宵。

    等明年,侯爷和凡哥儿都在的时候,咱们再一起过,以后可就都热热闹闹了。”

    她鲜有这么平易近人的时候,摸着外甥女的脸笑:“这次过来就多住些日子,等月底我设个宴会,只当为你庆生辰了。”

    陆思琼这才想起,元月三十,她真正的生辰。(未完待续。)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